Tiffany也來「搶錢」:NFT限量項鏈34萬一條,20分鐘被搶光

.. 50年前,在電影《蒂凡尼的早餐》中,奧黛麗·赫本站在Tiffany玻璃大櫥窗駐足凝望的經典一幕,讓Tiffany&CO.這個珠寶品牌成為了全世界無數女生的憧憬。

自從去年LV集團的二公子、90后的AlexandreArnault出任Tiffany的產品與傳播副總裁之後,Tiffany開始在潮流圈裡動作不斷,不斷拓展自己更年輕的時尚第二曲線。

最近,Tiffany也搞起了時下最火的NFT。此次,Tiffany從圈內頂流CryptoPunks切入進行了一場成功的飢餓營銷,把NFT變成真實珠寶的操作,也讓Tiffany在珠寶業、時尚界、Web3圈子裡吸睛無數,並再次把NFT的CC0版權模式推向了風口浪尖。

很多人都調侃,看來未來不僅只是女孩們憧憬Tiffany小藍盒了,男孩們也要為它搶破頭。

越來越潮的Tiffany, 34萬一條的NFT項鏈被瘋搶

上周初,Tiffany正式宣布正式踏足NFT領域,並推出了品牌首個項目「NFTiff」, 即「NFT」和「Tiffany」的組合。這套NFTiff系列以CryptoPunks為主題,限量250組,每組定價為30 個以太坊(約34萬人民幣)。

此次NFTiff最大的特點是「虛實結合」,購買了「NFTiff通行證」的用戶,不僅可以獲得一款獨一無二的Tiffany定製版實體吊墜,同時還可以獲得該吊墜的NFT 數字藏品。

在官方發佈的NFTiff項目宣傳片中,Tiffany一改往日精緻優雅的路線,小藍盒變成了像素風,音樂變成了電子版,再配以CryptoPunks的吊墜示例,給人一種突然變身成了潮牌的感覺。

視頻來自Tiffany官方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次的NFTiff並不是你有錢就可以買得到。除了限量發售之外,此次的NFTiff 的銷售對象被限定在了CryptoPunks的持有者之中,且每位用戶限購三個NFTiff通行證」。

作為NFT市場上最早和最火的系列數字藏品,CryptoPunks系列作品中百萬美元級別的頭像比比皆是,甚至最高賣出價超過了2000萬美元。因此Tiffany的這波操作,可以說是完全把目標客戶聚焦在了高凈值人士身上。

為了高品質還原CryptoPunks頭像原貌,Tiffany設計團隊將CryptoPunks系列1萬個頭像中所曾出現的87種屬性和159種顏色,一一轉換為了顏色最為相近的寶石和琺琅,再在18K玫瑰金或18K黃金底盤上進行彩繪與鑲嵌。

每個實體項鏈的尺寸長約3厘米、寬約2-3厘米,至少使用30顆寶石或鑽石鑲組完成,附帶1條可調節式的項鏈。吊墜背面還會刻上CrytoPunk頭像的號碼以及TIFFANY & Co.標誌,

區塊鏈公司Chain的創始人的項鏈實物,圖片來自Deepak.eth推特
區塊鏈公司Chain的創始人的項鏈實物,圖片來自Deepak.eth推特

Tiffany在美東時間8月3日上午開啟了100 個NFTiff通行證的預售,很快被一搶而空,剩下的150 個NFTiffs 在5日正式發售,僅僅開賣20分鐘左右就宣告售罄。買家中也不乏一些大家都熟悉的身影,比如林俊傑、Moonbird的創辦人Kevin Rose等等。

統計顯示,此次Tiffany僅用這250個通行證就順利籌集了超過1250 萬美元。Tiffany表示,首批NFT藏品交付時間預計在今年12月,而配套的定製項鏈交付時間預計為2023年2月。

但硅星人注意到,目前NFTiff在二級市場的交易地板價已經跌破了30個以太坊的發行價。

90后「高富帥」總裁掌舵,Tiffany布局Web3消費生態

實際上,從去年NFT開始爆火至今,包括Gucci、Burberry、巴黎世家等很多奢侈品品牌都曾試水搞過NFT,Tiffany並不是第一個。

但此次項目最大的特點就在於Tiffany並沒有依託Opensea或其他交易平台來發行或售賣自家的NFTiff,而是攜手區塊鏈技術創新企業Chain,來打造了自家面向全球的NFT平台nft.tiffany.com。

從中也可以看出,Tiffany此次進軍NFT並不只是一次玩票那麼簡單,而是有着更加長遠的計劃。接下來,Tiffany可能還會跟更多的NFT系列作品進行合作,複製和升級此次CryptoPunks的玩法,通過NFT開發、數字版與實體版相互轉換、交易和轉賣等多個環節,打造一個全新的NFT業務生態。

Tiffany此次高調進軍Web3的轉型嘗試,可以說跟它如今的產品和營銷副總裁Alexandre Arnault息息相關。

2020年10月,LV集團以15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Tiffany,創下了奢侈品行業歷史上的最大交易。而Alexandre Arnault,就是LV集團掌門人Bernard Arnault的二兒子。出生於1992年、身高1米9的Alexandre被業內認為是LV集團最具潛力的接班人之一,他以年輕化的行事風格聞名,對於近年來LV集團的數字化轉型、年輕客戶拓展做出了很大貢獻。

比如他在25歲的時候出任了百年行李箱品牌Rimowa的CEO,革新了品牌營銷策略,推進了Rimowa與年輕品牌Supreme、Off-White等的合作,此外他還牽頭打造了LV的電商平台24 Sevres。

圖片來自Alexandre Arnault的個人Instagram
圖片來自Alexandre Arnault的個人Instagram

接手Tiffany之後,Alexandre也是「年輕化革命」動作不斷。而作為一個自詡為「科技宅」的Alexandre,對時下火熱的Web3也是興趣盎然。

今年一月,Alexandre就將自己的Twitter和Instagram的頭像都換成了CryptoPunks,緊接着4月就在推特上曬出了以自己CryptoPunks為藍本做的Tiffany飾品,當時就讓外界猜測Tiffany會在NFT上有所動作。但與此同時,他的父親、LV掌門人 Bernard Arnault也曾公開表示對於低價出售品牌的虛擬產品沒有興趣。

而此次,Alexandre顯然是找到了一個將數字產品和實體產品結合的好方法。不僅沒有削弱Tiffany作為奢侈品的調性,同時還為日後NFT和實體商品的轉換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路徑。

圖片來自Alexandre4月份的推文
圖片來自Alexandre4月份的推文

NFT版權問題再成為焦點,CC0模式究竟如何運行?

Tiffany此次將NFT實體化的玩法,可以說是給各個品牌商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既然可以把熱門NFT變成珠寶飾品,那是不是也可以如法炮製將其變成奢侈品包包、衣服和配飾?於是,NFT的版權問題如何界定、NFT的稀缺性如何保證、收益的歸屬問題就成為了大家非常關注的問題。

實際上,此次Tiffany的NFT項目雖然是以CryptoPunks為基礎,但卻與CryptoPunks的項目方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用CryptoPunks官方的說法就是,Tiffany的此次嘗試為它們即將發佈的版權許可協議做了一個很好的案例詮釋。

今年3月,無聊猿的母公司YugaLabs 宣布收購了CryptoPunks的所有知識產權,並宣布將計劃授予所有CryptoPunk持有人以商業權利。也就是說,當你擁有一個NFT時,你不僅擁有它的所有權,同時也擁有它的版權,你可以決定用你的CryptoPunk做什麼,並圍繞它建立什麼樣的IP。

放在Tiffany此次的例子中,本質上來說,此次並不是Tiffany賣了產品給客戶,而是CryptoPunks頭像的持有者們委託Tiffany基於他們所持有NFT來創造新的IP,而這個新的IP就是Tiffany的CryptoPunks吊墜和一個新的NFT。

這背後涉及到的其實是一個近期NFT業界內的討論焦點,一種名為CC0版權形式。

CC0 是非營利性組織CreativeCommons(知識共享組織,CC) 於2009 年推出的一款專門用於放棄版權、將作品投入到公共領域的版權數字授權許可。如果一個NFT項目聲明了CC0 許可,意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都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將 NFT 用於商業或非商業用途,無需註明原始NFT的創作者、也無需經過任何申請。

簡單來講,CC0可以看作是一種開源 IP。也就是說即使你不持有一個NFT,你也可以基於那個NFT作品來進行二次創作並從中獲利。目前,有很多新興NFT項目都轉向CCO模式,比如Mfers、Moonbirds、Blitmap、Nouns等。

當然,目前業界對於NFT項目是否應該採用CC0協議也仍然充滿爭議。

支持方認為,CC0能夠快速擴大項目的知名度和擴大整個NFT市場的邊界和規模,當人們都在使用NFT來創造更多創意型產品時,NFT市場會快速繁榮。同時這種不把版權掌握在項目方手裡的做法,顯然也更符合Web3去中心化的精神。

反對方認為,CC0協議會導致NFT作品的濫用,從而削弱原始NFT項目的影響力和稀缺性。同時很容易造成版權和創意的糾紛,損害NFT持有者們的自身權益。

在這樣的情況下,目前包括無聊猿、Meebits、CloneX、Azuki等頭部項目便採用了一種比較折中的辦法,就是授予限制性的許可。比如無聊猿就允許持有者使用自己擁有的NFT去創作和售賣衍生產品,但要求不能使用BAYC 的品牌LOGO 和名稱;Meebits要求持有者獲取的商業利益每年不超過10萬美元等等。

李寧就曾用持有的無聊猿頭像進行商業化,圖片來自李寧官方微博
李寧就曾用持有的無聊猿頭像進行商業化,圖片來自李寧官方微博

在這種模式下,NFT作品的版權仍然歸項目方所有,但項目方將權力在某些約束性的條件之下免費授予給了持有者。因為並不是面對所有人開放使用,從而也能保證項目的稀缺性。

在被Yuga收購之前,CryptoPunks其實採用的是完全封閉的版權形式,持有者們除了能將購買的作品用作頭像、交易買賣之外不具備其他任何權益。這也是導致為CryptoPunks作為最早的NFT,但後期發展卻不如無聊猿等後起之秀的重要原因。而Tiffany的此次試水,顯然是為CryptoPunks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商業通道。

目前來看,在NFT退潮的大環境下,項目轉向限制性許可或完全CC0化或許是大勢所趨。而伴隨着NFT的版權問題的日漸明晰,接下來,我們可能也會看到更多帶有NFT元素的實體商品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註:封面圖背景來自Tiffany官方,版權屬於原作者,如不同意使用清儘快聯繫我們。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社交網絡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