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早過氣了,抄它的App們也紛紛下架,然後小紅書又像素級複製了一個

誰還記得Clubhouse?

這款實時語音聊天房應用在2021年初短暫的火了一把后,迅速隕落。而在中國,其各類模仿者的消失速度則和它們對Clubhouse的模仿速度一樣迅速。主要的模仿着們下架的下架,關停的關停。

但就在最近,不少小紅書的用戶發現,自己被加入到這款app在「內測」的「語音現場」功能中,而它基本就是像素級模仿了Clubhouse。

 圖源:app截圖
圖源:app截圖

其產品功能和界面與Clubhouse幾乎一樣,多人語音聊天室均以單列瀑布流形式呈現,用戶下刷過程中可以通過每個聊天室的標題、發言人數、參與人數來判斷其主要內容和受歡迎的程度。

與Clubhouse相同的還有小紅書「語音現場」的核心玩法。在「語音現場」聊天室中,主持人/管理員可以邀請嘉賓一起開麥,房間里的聽眾可以旁聽,也可以舉手申請發言,還可以邀請朋友共同加入聊天室。

值得注意的是,「語音現場」模塊被放置於App底部消息欄頁面的中間位置,且以滑動式輪播推薦位的方式,向用戶展示出當下四個最火熱的多人語音聊天室。當天位於推薦位第一的是小紅書店鋪推廣的聊天室。

 圖源:小紅書APP截圖
圖源:小紅書APP截圖

品玩聯繫小紅書求證,對方稱這個功能是去年開始的內測,但關於產品定位和規劃等未做出回復。

一個新功能被放置在產品界面最顯眼的位置,且實現它的技術並不複雜,卻「內測」了一年,這並非互聯網產品常見的操作。

類Clubhouse的功能一直有這個特點,大量現有的音視頻技術開發平台可以提供上線一款這類應用所需的最核心組件,幾天甚至幾個小時就能上線。但真正需要解決的則是相關的合規問題。

在Clubhouse的國內app模仿風潮最熱的時候,各種仿製品只用幾天時間就快速上線。甚至還有國內抄襲式模仿者打造了一款Clubhorse。

其中最高調的包括映客旗下的「對話吧」,在Clubhouse火了后,用6天快速上線,並請來朱嘯虎等人開直播間聊「中國能做成一個Clubhouse嗎?」,然後在這場直播后第二天,該app就宣布下架。儘管映客當時給出的理由是技術優化,但業內關注的都是合規問題。

而之後沒幾天,監管部門的一則公告也直接說明了對這類app的態度:

<br>

這份公告還指出:

根據《具有輿論屬性或社會動員能力的互聯網信息服務安全評估規定》要求,出現具有輿論屬性或社會動員能力的信息服務上線,或者信息服務增設相關功能;使用新技術新應用,使信息服務的功能屬性、技術實現方式、基礎資源配置等發生重大變更;用戶規模顯著增加等情形,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自行開展安全評估,對評估結果負責,並向網信部門和公安機關提交報告。網信部門和公安機關根據對安全評估報告的書面審查情況,認為有必要的,應當依據各自職責對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開展現場檢查。

今天,這些在Clubhouse出現后像素級抄襲它的app們,基本都沒了聲響。在音頻直播領域反而是那些在Clubhouse之前早已在合規運營的app們,繼續服務着自己不多但粘性不低的用戶。

而被那些app抄襲的對象Clubhouse,也早已迅速被人遺忘。

據App Annie數據顯示,Clubhouse的月下載量在2021年2月達到歷史巔峰368萬之後便一路下滑,在半年後的2021年7月跌至37萬,雖然Clubhouse因此拋棄了邀請制、向所有人開放產品,也還是沒能挽回其極速衰落的命運。

Clubhouse在IOS和安卓應用商店中,已有長達一年多的時間沒有新增下載量。而其月活躍用戶數,也由2021年2月的300多萬,驟降至2022年7月的14萬左右。此外,這款產品從發佈至今的收入情況從第三方數據平台看,一直處於空白狀態。

與此同時,Clubhouse還頻頻傳出用戶數據泄露等問題,並被法國等多國調查可能存在的違反隱私法規等行為。而這些都是Clubhouse類app們需要回答的問題。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Phone App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