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給老鐵找工作進行到底

「一個月賺3萬、5萬、10萬的人,他不怕待着半年,可是一年種個地才賺2萬、3萬的這些人真的怕自己一年沒有工作,一年沒有收入,他們家裡的生活怎麼維持,貸款怎麼還。今年3萬塊的貸款勉強能還完,可是明年過完年貸款又變成6萬塊了呢?這些人才真正值得被重視。」

直播間里的辛巴語氣顯得有些激動。自6月27日辛巴宣布將在兩天後做一場帶崗直播以來,不少人都在等着看這位以帶貨出名的快手主播,將以一種怎樣的方式開啟直播帶崗,甚至辛巴自己也有過懷疑,「我最開始干這事特別怕自己落埋怨」。

抱着試一試的心態,他在6月27日發佈了一條宣布自己即將開始一場帶崗直播的短視頻,發現不少主播很快跟進,也發佈了相關視頻來宣傳直播帶崗。這讓他的疑慮消除了一半,覺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挺有意義」。

儘管辛巴似乎還沒有完全把自己的狀態從帶貨切換過來,不時把更新招聘信息的環節倒數三個數說成「上鏈接」,但直播間里的他看上去已經展現出了自己能給的所有誠意。他不停地提醒直播間里的應聘者在和企業簽合同時要看清楚合同內容,留個心眼,反覆和大家演示要怎樣在直播間投簡歷報名;他同時也在不斷強調自己只是拋磚引玉,「把這個事推起來就行了」,不會把直播帶崗一直做下去。

 6月29日,辛巴在快手第一次進行直播帶崗
6月29日,辛巴在快手第一次進行直播帶崗

在將近兩個小時的直播里,辛巴依次推介了奇瑞汽車、沃爾沃汽車、歌爾股份、名碩電腦和立訊精密5家企業,並邀請企業的招聘代表進入直播間,一同介紹崗位需求。數據顯示,至直播結束,5家企業收到報名簡歷合計17.5萬份。

藍領招聘:從線下到線上

作為快手的頭部主播,辛巴的每一次動作都會引發外界的大量關注。這次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辛巴起碼讓不少人開始關注起一件事:藍領招聘問題的緊迫性。

一個出乎很多人意料的統計數據是:當下,以招聘網站為主導的線上招聘已成為白領階層求職的主要渠道,但規模達到4.26億的藍領階層,招聘的線上化率僅有5%左右。更多時候,藍領工人在求職時更依賴親友老鄉介紹和人力資源服務機構的集中宣講,信息的準確性和及時性無法保證,也很容易遇到虛假宣傳、被中介坑騙索要錢財等等問題。

線下招工效率低、成本高且層級多,使得供給和需求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廣泛存在。

不僅藍領就業難,企業招工也難。一方面,越來越多年輕人更喜歡找一份時間自由、環境自由的工作,而不是進入機械、重複且價值含量低的工廠勞動,每年900多萬的高校畢業生只有少數選擇實體經濟和製造業;另一方面,作為需求方的企業和工廠,面對信息的長鏈條、無序和低效流動,在付出更高招聘成本的同時,也因為跨區域的崗位匹配不精準,崗位信息不直觀、不完整,導致員工的穩定性差,變動頻繁。

所有這些藍領招聘過程中面臨的困難,也因為疫情等因素被逐漸放大。

42歲的車建平是甘肅人,疫情之前,他和妻子一直在江西九江經營一家蘭州拉麵館。直到疫情到來,線下生意越來越不好做,拉麵館在堅持了兩年之後,夫妻倆最終決定進廠找工作。但他們發現,「因為之前沒有進過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幹下去。再加上聽很多人說勞務中介不靠譜,容易上當受騙,我們也不認識做這方面的熟人,當時可以說想找工作又怕上當。」

直到有一次,車建平無意中在快手平台看到了人力資源主播劉超的直播。關注一段時間后,車建平對他也越來越了解和信任,決定不遠千里來投奔他,讓他幫忙解決工作的問題。最後成功入職常州一家工廠,負責密封膠圈的生產加工工作,包吃住,有單獨的夫妻間,管兩頓工作餐,夫妻二人一個月能掙到14000元左右。

人力資源主播劉超正在直播
人力資源主播劉超正在直播

直播介紹給崗位信息帶來的直觀性,以及在此過程中應聘者與主播和用人單位形成的互動與了解,在解決藍領求職困難的同時,也開始逐漸讓藍領群體和企業之間更適合的匹配有了可能。

何魯峰創辦的青島勞務品牌「琴島智造」主要面向海爾、海信等國內製造企業提供人力服務。在未接觸直播帶崗之前,身處藍領招聘一線的何魯峰已經意識到工廠招工普遍越來越難、線下招工渠道效率不斷降低的問題。直到以招聘負責人的身份參與了一場有25萬人同時參與的藍領直播招聘會,她終於找到了新的思路。

她很深刻地體會到,企業需要有更高效觸達年輕人的渠道,且能夠直觀展示工廠的工作與生活,引導年輕人重新認識工廠。而直播帶崗恰好能夠承擔起這樣的功能。「直播帶崗不僅有利於就業,更有利於製造業的持續發展。」她說。

全面迎接直播帶崗

直播帶崗一定程度也是隨着疫情的到來而走到舞台中央的。

2020年春天,受疫情影響,各地政府每年在線下舉辦的就業援助月活動已經逐步向線上轉移。從那時起便出現了由人社部門組織的「直播帶崗」活動。不過當時的直播帶崗,還是在某個區域內局部的嘗試,直播中許多功能開發也並不完善。

2021年,開始有平台方加入到了直播帶崗的隊伍中來。比如這一年3月,快手就曾小範圍嘗試引入工廠、家政和餐飲等行業頭部商家入駐,連續5天開展專場招聘直播。

直到今年,以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直播平台宣布推出專門面向藍領的招聘相關業務,標誌着直播帶崗進入到了平台推動、日趨規模化發展的階段。

今年1月,快手正式推出名為「快招工」的直播帶崗業務。因為正處於年後,一年中藍領群體求職需求最旺盛的季節,為了配合招聘旺季,快手還在2月3日至2月15日推出了首屆「新春招工會」,包括70餘場專場直播招聘。期間與快手合作的招聘主播或企業可以得到平台的流量扶持,以及專員對接、優質主播認證等福利。

與此同時,快手也在流程和機制上為直播帶崗提供着便利和保證。譬如在招聘的准入門檻上,要求企業和勞務中介都必須提供營業執照、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等資質證明,同時昵稱、頭像格式等也都必須符合規定。此外,直播帶崗的直播間也被「設計」成了專門的招聘直播間,如為求職者提供了報名入口,只需留下聯繫方式,即可完成職位投遞。

如果說「新春招工會」是針對直播帶崗的一次集中試水,那麼隨着後來一次次的活動,直播帶崗的影響力也在持續擴大。

首先是覆蓋的人群範圍越來越廣了。快手「快招工」目前已經從最早的藍領招聘,延伸至了大學生、退役軍人等人群。今年4月,退役軍人事務部宣傳中心在快手平台推出「軍創英雄匯」退役軍人春招行動,通過「直播帶崗」推薦優秀的軍創企業,並開啟簡歷投遞通道,幫助退役軍人找到地區精準、崗位明確、待遇豐厚的高質量工作。10場直播帶崗線上招聘,觀看總人數超2855萬人次,137家企業共提供20917個崗位,幫助了1.5萬多名老兵找工作;五四青年節,快手又推出了「2022大學生雲端招聘季」活動,提供崗位總計超過3.8萬個,近400萬人次在線觀看。

直播帶崗的地域針對性也越來越強了。今年以來,快手與江蘇常州、山東濟南與濰坊、山西等各地區相關部門合作,推出了多場地域性的招聘專場活動。比如山東濟南人社部門在快手上推出「雲探廠直播」,使求職者可以全方位觀察企業環境條件;山東省濰坊市高新區公共就業和人才服務中心也推出了「高薪雲聘-2022年春風行動」線上招聘會,有近百家來自濰坊的用人單位宣講,吸引了172.1萬人觀看;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朱林鎮同樣聯合快手舉辦了朱林鎮企業專場直播招聘會,提供了近30家企業的約800個崗位。

此前,因為線下招聘信息的不對稱,事實上也給區域間就業協同造成了許多困擾。有業內人士表示,在政府部門的引導下,「直播帶崗」招聘新模式正在持續發揮影響範圍廣、直播互動性強等優勢,為企業和求職者帶來更多機會與便利。

在這一過程中,直播帶崗也已經超出了它最初只是想為藍領群體找工作的意義。山東格領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寧寧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直播招聘模式不僅進一步加強了求職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溝通交流效率,還將在促進區域經濟增長,以及地區政府和行業企業協會的合作關係向縱深處發展等方面,起到積極推動作用。

這樣的推動在就業難、招工難的大背景之下顯得非常可貴。

經過一場場直播帶崗的「演練」,快手如今已經形成了「大V+供應商分銷」構成的全鏈路招聘生態,探索出了「直播+產業化」的發展路徑。今年為全面助力企業復工復產,快手還於5月24日至6月30日推出「快手招工會」,補貼10億流量,推出600餘場直播招聘專場,100多家優質用工企業提供了近20萬個崗位。

「公司生產線的日常用工需求在700到800人,生產旺季加上疫情,時常會出現用工缺口。但近期公司通過跟快手招聘主播劉超合作發佈100個用工崗位,在很短時間內就招滿了。」常州誠鎵精密製造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徐坤說道,目前,直播帶崗成為公司近期吸納工人的主要途徑。 

快手,從「有趣」到「有用」

在快手5月4日「2022大學生雲端招聘季」的直播帶崗活動當天,劉雨傑守在手機前,希望能在這裡能為自己的學生物色到合適的工作。他是安徽機電職業技術學院的一名輔導員,當直播間里主持人介紹起歌爾股份有限公司,他連忙喊着學校人工智能專業的同學們「在直播間仔細了解情況」。

400多公裡外,金華職業技術學院的輔導員周飛騰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我們學校醫學院有醫學檢驗專業,製藥學院有藥學專業等,我打算推薦給這些專業的同學。」 屏幕前的招聘主播正在介紹康華製藥,當他聽到招聘主播介紹康華製藥正在招聘質檢、文員、管理、普工和科研等接近20種崗位時,決定也讓自己的學生試試。周飛騰說,往年學校的「雙選會」主要是省內的一些企業,這場直播帶崗提供了全國各地的工作機會,同學們有了更多選擇。

相關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高校畢業生達到1076萬,同比增加167萬,規模和增量均創歷史新高,給即將步入職場的00后大學生帶來了更大的就業挑戰。

在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張成剛看來,藍領招聘之外,直播帶崗也將能幫助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我覺得這是一個創新的新趨勢,因為使用短視頻獲取信息是青年人的喜好。青年人的注意力在哪裡,我們就應該把崗位放在哪裡。」

這番老師和學生一起守在手機前看直播的景象,放在幾年前還是無法想象的。人們大概也不會有人想到有一天,快手會和招聘這樣關係到人們生計問題的事產生連接。

這也反映出快手本身作為一家內容平台的演進趨勢,正在從「有趣」轉向「有用」。

「有用」的體現就是,快手和用戶生活之間的聯繫正愈發緊密,越來越常態化地融入用戶的生活。不管是直播帶貨,還是近兩年開始布局泛知識內容,又或是今年以來的直播帶崗,其實都是快手正變得越來越「有用」的說明。

而這一過程也是快手對自身優勢的運用和放大。

就直播帶崗來說,快手2022年一季度財報顯示,截至Q4,其平均日活躍用戶達到3.46億,互關用戶對數已達188億對;而據智研諮詢發佈顯示,快手覆蓋了大量的藍領群體,也使得快手將功能延展至藍領招聘顯得順理成章。不僅如此,快手一直以來對私域流量的重視,形成的社區屬性和氛圍讓主播與粉絲之間能夠建立更深厚的信任關係,也讓直播帶崗這樣更「嚴肅」的事有了能進行下去的可能。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電話會上,快手科技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程一笑特意提到了「快招工」,宣布該板塊的月活用戶規模已超過1億。他表示,直播雖然是快手最有年頭的業務,但仍然在持續創新和迭代,發揮價值,「我們鼓勵不同類型的主播開始進行直播帶崗嘗試,利用自身影響力,幫助對接企業和用戶就業需求。」

「中國是製造業大國,正在向智能製造、先進製造業轉型,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加速融合代表了國家競爭力和經濟發展新動力。」此前,全國人大代表、北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高級技師吳端華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此過程中,人才資源顯得尤為重要,尤其是提升藍領群體就業效率是支撐實體經濟與製造業長期繁榮發展的關鍵因素。

如此的背景下,這個時候來談快手藍領招聘的企業責任,意義也會不同。

當然也需要看到,促進高效率高質量就業是一個系統工程,吳端華就表示,這「既要抓職業技能培訓,也要加大勞動者權益保護、提升薪資待遇,既要在線下展開,也要在線上做創新,既要有頂層設計,更要落地到一個個地區和行業」。

作為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結合的新模式新現象,直播帶崗目前還處在發展期。促進藍領就業是一件需要各方共同參與推進的事,好在快手已經開了一個好頭。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人才招聘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