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争端、不断裁员、市值缩水,但这些可能都不是国美最头疼的问题

“公司管理层对国美电器未来偿付能力的判断发生重大变化。”

今年4月25日,惠而浦方面发表公告对国美零售的现金流能力展开公开质疑。根据惠而浦方面表示,从2021年、2022年,公司分别对国美电器销售了7958万、881万元,累计应收账款8710万元迟迟无法兑付。

之后国美零售股价继续下跌,股价不停创新低,今年至今已经跌去近40%,每股价格低于0.5港元。

而在去年2月份时,当黄光裕发表了令市场侧目的“18个月回归原有市场地位”公开信时,这家公司的股价还是2.55港元。

对于惠而浦中止合作且对国美现金流能力的质疑,国美方面曾发布了一份回应长文声明。国美表示,“不存在延迟支付货款的情况,且尚欠付各项费用约1000万元,滞销残次品2000万元。”

此外,国美还在文中直接表示,“惠而浦管理混乱、处事简单粗暴、缺乏诚信”,“产品质量把控不严,问题频发,屡遭消费者投诉”,且公告行为“实为解决格兰仕问题”。

 图源:微博
图源:微博

尽管双方陈述的事实较大,但国美方面的数据合理性却存疑。主要原因在于国美报告中的申诉金额过大。

如果1000万元欠费与2000万元残次品属实:

那么惠而浦在国美渠道中的额外营销投入占比将高达销售总收入的11%,而根据惠而浦财报来看,惠而浦家电制造的毛利率也只有8.7%,整体净利率为负。

而按照国美&惠而浦15天内质保换新的政策,通过金额推算,争议期中惠而浦产品在国美渠道的残次品比例也将在20%左右。

显然,这二者对于一个惠而浦这样的品牌,都算不上是一个常规数字。

 图源:惠而浦官网
图源:惠而浦官网

而国美与知名品牌厂商发生冲突似乎越发频繁。

4月19日,多家媒体报道有美的集团公函在互联网流传。公函表示,4月15日“济南国美分部员工对美的员工进行‘物理殴打’”,而由于国美迟迟没有回复具体的解决方案,美的中国区决定,全系产品从国美济南撤出。

国美方面随后表示,该事件“为严重的经营管理事故”,将“严肃处理”、“通报警示”。国美方面希望“把坏事变好事,推动双方合作的进一步深化”。

有国美前员工对品玩表达了唏嘘:

“以前国美是不听话把你们从国美卖场清退,现在不行了,得求着人家不要退出。”

对于品牌商来说,渠道意味着真金白银的营收和利润。现在无论是美的还是惠而浦,品牌方对作为渠道方的国美,动辄就表示退场,国美在渠道中控制力的下降或许只是其中之一。

国美或许要更多反思品牌关系维护策略是否合适,保持自己一惯的“狼性”作风是否还能取得该有的效果。

 图源:打扮家
图源:打扮家

对国美流动性问题进行质疑的,不止是惠而浦。

据品玩了解,国美内部员工对于集团现金流问题的担忧情绪正在不断加深,裁员、降薪、欠绩效等现象在各个部门不断发生。

有国美近期离职员工对品玩表示,国美总部在今年以来已经陆续进行了裁员,总部各个部门的裁员比例不同,在20%-40%之间不等,而近期内部有传闻将面临更大规模的裁员。

而无论是目前留下来的员工,还是已经离职的员工,都面临绩效迟迟未发的情况。有国美员工对品玩表示,“绩效、年终奖都只发了一半。”

同时,脉脉上有多位国美员工表示,公司正在策划针对较大规模员工的“合同换签”。其主要内容是将部分月度绩效和月度基本工资,转签为年度绩效。许多员工认为,年度绩效并不稳定,转签合同有变相降薪20%的嫌疑。而如果不签新合同的员工,则被HR威胁离职。

品玩就此咨询了多位国美关联人士,表示换签合同的操作基本属实。

 图源:脉脉
图源:脉脉

从公开信息来看,国美的现金流水平的确处于近期的低值。

以国美财报数据为例,2021年国美现金及一般等价物只有43.78亿,相比于2020年95.97亿,下滑超过50%,为多年来的最低值。相比之下,国美流动负债依然在历史高位,为521.49亿,只比2020年529亿小幅下降1.5%。

换言之,国美目前的现金规模仅为流动负债8.3%。

另一方面,国美经营现金流在2021年依然保持低位,全年经营现金流净量只有6.3亿。而全年营业利润亏损却高达40.72亿,净利润亏损高达47.2亿。尽管相较于2020年69亿亏损有较大幅度收窄,但整体依然处于高位。

而经营现金流与净利润之间的差额,其实也是国美与品牌商关系恶化的核心原因。当渠道商整体不能通过市场端获取利润,经营规模又没有进一步放大,意味着亏损与净利润的差额实际上来自账期的零和游戏式的腾挪。

在这个大背景下,任何事件都可能成为压垮双方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今年如果国美不能及时将整体业务扭亏,国美经营现金流要维持净增量便更难以维系。一旦出现类似惠而浦这样的供应商挤兑,国美现金储备又准备不足,国美方面自然会很被动。

因此,综合来看,国美目前的现金流情况已经处在非常紧绷的状态。

根据财报,国美的应付款账期及应付票据的周转天数在2020年为175天,这还是在2021年187天的基础上有所减少的情况下达成的数字。相比之下,京东的账期大概在7-9周,老对手苏宁为60天,而后两者已经有部分品牌和供应商在暗自叫苦了。

而这175天,只是国美账期的平均数。一般来说,大品牌在渠道的兑付条款会相对较好;而中小规模、话语权更差的品牌,兑付条件会更差。以惠而浦为例,作为市场腰部品牌,按照其公告内容推算,该品牌应该已经有16个月没有结款了。

而即便是按照175天的账期计算,对于品牌供应商来说,已经意味着巨大的财务压力,也实际上超过了市面上绝大部分中小卖家的承受能力。

有国美相关人士对品玩表示,国美曾寄希望五一大促等节日,希望通过大促来缓解整体的经营压力。

而如果按照以上的财务数字来看,国美此时如果过度压宝大促,又会占用更多的应付账款,并加大了现金流的短期压力。最终的结果自然会让短期的渠道与品牌、员工之间的关系更加严峻。

 图源:网络
图源:网络

从公开信息来看,国美零售目前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主要来自于经营状况长期不改善,以及市场大环境的变化。

一方面,国美在过去数年一直面临规模下滑的困扰。

从2018年到2021年,国美营收从652.89亿下滑到469.25亿,而存货周转天数几乎没有变化,这意味着年度流水下滑了183亿。

而2018年国美账期在148天,如果按照2021年175天的账期计算,这意味着有40亿人民币左右的可用现金损失——与目前现金储备相当。

另一方面,国美面临持续的真金白银的亏损。

从2018年到2021年的四年时间里,国美零售累计亏损了188亿元人民币,这将国美一度逼到了资不抵债的边缘。

2020年时,国美净资产只剩下12.6亿元;2021年,通过一系列增资扩股,净资产回升到175亿——但其中实际包含了新增的178亿向国美控股租赁场地的20年使用权,这让其“使用权资产”飙升到了248.8亿元。

再考虑到国美目前百亿人民币不到的市值,国美手上的租约已经比国美贵了两倍不止。

 图源:真快乐
图源:真快乐

而相比于已经难言乐观的财务状况,对国美来说,更困难问题是其似乎已经找不到更好的现金流增量来源了。

应付账款周期从181天缩短到175天,意味着国美无限施压账期的策略实际上已经难以为继——事实上,181天的超长账期已经说明国美采销团队“足够尽力”了,也彰显了国美供应链团队不俗的谈判能力。但这样的账期在根本上是难以为继,且损害双边信任的。

而无论是国美所寄希望的真快乐商城和线下门店连锁,还是其自身所在的3C销售领域,都面临增长乏力的窘境。

综合多个报告数据显示,Q1我国家电市场总额同比下降了11%,手机市场出货量下降了14%。而以上两个类目占据了国美90%以上营收(2020年数据),这无疑进一步加大了国美在今年的经营难度。

而多名国美相关人士表示,国美的现金流压力的确处在比去年更高的状态。

 图源:网易看客
图源:网易看客

此外,国美在重点业务的重点数据中,也似乎仍然存在严重的数据误导行为。

品玩曾在去年6月独家报道了,国美在线总裁向海龙、电器公司CEO张德炬相继离职的消息。文章当时指出了国美内部在企业文化、用工伦理、办公室廉政、品牌关系、行业结构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并对真快乐数据的真实性、“18个月回归市场地位”的提法提出质疑。

但一年时间后,国美在没有公布营收数据的同时,还依然在单方面不断调高真快乐的月活数字。

据国美消息,2021年,真快乐年访问量是4.4亿,年活跃买家达到了1683.7万。

但根据国美CFO方巍等消息,真快乐一季度月活突破4000万,6月月活突破5000万,12月月活超6500万。如果以此增长曲线计算——如果这真的是一条连续曲线,仅每人每月活跃量都不止4.4亿。

以1-2月为0人/月,3-5月4000万/月,6-11月5000万/月,12月6500万/月的方式来计算,总计“月活人次”应该为4.85亿——大约是“年访问量”的110%。

面对全方位的压力,国美是时候严肃对待线上平台的月活与成交数据披露了。坦诚面对目前的经营困难,获取更多合作伙伴与员工的信任与尊重,才是早日走出困境的最好路径。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业界资讯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