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爭端、不斷裁員、市值縮水,但這些可能都不是國美最頭疼的問題

「公司管理層對國美電器未來償付能力的判斷發生重大變化。」

今年4月25日,惠而浦方面發表公告對國美零售的現金流能力展開公開質疑。根據惠而浦方面表示,從2021年、2022年,公司分別對國美電器銷售了7958萬、881萬元,累計應收賬款8710萬元遲遲無法兌付。

之後國美零售股價繼續下跌,股價不停創新低,今年至今已經跌去近40%,每股價格低於0.5港元。

而在去年2月份時,當黃光裕發表了令市場側目的「18個月回歸原有市場地位」公開信時,這家公司的股價還是2.55港元。

對於惠而浦中止合作且對國美現金流能力的質疑,國美方面曾發佈了一份回應長文聲明。國美表示,「不存在延遲支付貨款的情況,且尚欠付各項費用約1000萬元,滯銷殘次品2000萬元。」

此外,國美還在文中直接表示,「惠而浦管理混亂、處事簡單粗暴、缺乏誠信」,「產品質量把控不嚴,問題頻發,屢遭消費者投訴」,且公告行為「實為解決格蘭仕問題」。

 圖源:微博
圖源:微博

儘管雙方陳述的事實較大,但國美方面的數據合理性卻存疑。主要原因在於國美報告中的申訴金額過大。

如果1000萬元欠費與2000萬元殘次品屬實:

那麼惠而浦在國美渠道中的額外營銷投入佔比將高達銷售總收入的11%,而根據惠而浦財報來看,惠而浦家電製造的毛利率也只有8.7%,整體凈利率為負。

而按照國美&惠而浦15天內質保換新的政策,通過金額推算,爭議期中惠而浦產品在國美渠道的殘次品比例也將在20%左右。

顯然,這二者對於一個惠而浦這樣的品牌,都算不上是一個常規數字。

 圖源:惠而浦官網
圖源:惠而浦官網

而國美與知名品牌廠商發生衝突似乎越發頻繁。

4月19日,多家媒體報道有美的集團公函在互聯網流傳。公函表示,4月15日「濟南國美分部員工對美的員工進行『物理毆打』」,而由於國美遲遲沒有回復具體的解決方案,美的中國區決定,全系產品從國美濟南撤出。

國美方面隨後表示,該事件「為嚴重的經營管理事故」,將「嚴肅處理」、「通報警示」。國美方面希望「把壞事變好事,推動雙方合作的進一步深化」。

有國美前員工對品玩表達了唏噓:

「以前國美是不聽話把你們從國美賣場清退,現在不行了,得求着人家不要退出。」

對於品牌商來說,渠道意味着真金白銀的營收和利潤。現在無論是美的還是惠而浦,品牌方對作為渠道方的國美,動輒就表示退場,國美在渠道中控制力的下降或許只是其中之一。

國美或許要更多反思品牌關係維護策略是否合適,保持自己一慣的「狼性」作風是否還能取得該有的效果。

 圖源:打扮家
圖源:打扮家

對國美流動性問題進行質疑的,不止是惠而浦。

據品玩了解,國美內部員工對於集團現金流問題的擔憂情緒正在不斷加深,裁員、降薪、欠績效等現象在各個部門不斷發生。

有國美近期離職員工對品玩表示,國美總部在今年以來已經陸續進行了裁員,總部各個部門的裁員比例不同,在20%-40%之間不等,而近期內部有傳聞將面臨更大規模的裁員。

而無論是目前留下來的員工,還是已經離職的員工,都面臨績效遲遲未發的情況。有國美員工對品玩表示,「績效、年終獎都只發了一半。」

同時,脈脈上有多位國美員工表示,公司正在策劃針對較大規模員工的「合同換籤」。其主要內容是將部分月度績效和月度基本工資,轉簽為年度績效。許多員工認為,年度績效並不穩定,轉簽合同有變相降薪20%的嫌疑。而如果不簽新合同的員工,則被HR威脅離職。

品玩就此諮詢了多位國美關聯人士,表示換籤合同的操作基本屬實。

 圖源:脈脈
圖源:脈脈

從公開信息來看,國美的現金流水平的確處於近期的低值。

以國美財報數據為例,2021年國美現金及一般等價物只有43.78億,相比於2020年95.97億,下滑超過50%,為多年來的最低值。相比之下,國美流動負債依然在歷史高位,為521.49億,只比2020年529億小幅下降1.5%。

換言之,國美目前的現金規模僅為流動負債8.3%。

另一方面,國美經營現金流在2021年依然保持低位,全年經營現金流凈量只有6.3億。而全年營業利潤虧損卻高達40.72億,凈利潤虧損高達47.2億。儘管相較於2020年69億虧損有較大幅度收窄,但整體依然處於高位。

而經營現金流與凈利潤之間的差額,其實也是國美與品牌商關係惡化的核心原因。當渠道商整體不能通過市場端獲取利潤,經營規模又沒有進一步放大,意味着虧損與凈利潤的差額實際上來自賬期的零和遊戲式的騰挪。

在這個大背景下,任何事件都可能成為壓垮雙方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今年如果國美不能及時將整體業務扭虧,國美經營現金流要維持凈增量便更難以維繫。一旦出現類似惠而浦這樣的供應商擠兌,國美現金儲備又準備不足,國美方面自然會很被動。

因此,綜合來看,國美目前的現金流情況已經處在非常緊繃的狀態。

根據財報,國美的應付款賬期及應付票據的周轉天數在2020年為175天,這還是在2021年187天的基礎上有所減少的情況下達成的數字。相比之下,京東的賬期大概在7-9周,老對手蘇寧為60天,而後兩者已經有部分品牌和供應商在暗自叫苦了。

而這175天,只是國美賬期的平均數。一般來說,大品牌在渠道的兌付條款會相對較好;而中小規模、話語權更差的品牌,兌付條件會更差。以惠而浦為例,作為市場腰部品牌,按照其公告內容推算,該品牌應該已經有16個月沒有結款了。

而即便是按照175天的賬期計算,對於品牌供應商來說,已經意味着巨大的財務壓力,也實際上超過了市面上絕大部分中小賣家的承受能力。

有國美相關人士對品玩表示,國美曾寄希望五一大促等節日,希望通過大促來緩解整體的經營壓力。

而如果按照以上的財務數字來看,國美此時如果過度壓寶大促,又會佔用更多的應付賬款,並加大了現金流的短期壓力。最終的結果自然會讓短期的渠道與品牌、員工之間的關係更加嚴峻。

 圖源:網絡
圖源:網絡

從公開信息來看,國美零售目前現金流緊張的情況主要來自於經營狀況長期不改善,以及市場大環境的變化。

一方面,國美在過去數年一直面臨規模下滑的困擾。

從2018年到2021年,國美營收從652.89億下滑到469.25億,而存貨周轉天數幾乎沒有變化,這意味着年度流水下滑了183億。

而2018年國美賬期在148天,如果按照2021年175天的賬期計算,這意味着有40億人民幣左右的可用現金損失——與目前現金儲備相當。

另一方面,國美面臨持續的真金白銀的虧損。

從2018年到2021年的四年時間裡,國美零售累計虧損了188億元人民幣,這將國美一度逼到了資不抵債的邊緣。

2020年時,國美凈資產只剩下12.6億元;2021年,通過一系列增資擴股,凈資產回升到175億——但其中實際包含了新增的178億向國美控股租賃場地的20年使用權,這讓其「使用權資產」飆升到了248.8億元。

再考慮到國美目前百億人民幣不到的市值,國美手上的租約已經比國美貴了兩倍不止。

 圖源:真快樂
圖源:真快樂

而相比於已經難言樂觀的財務狀況,對國美來說,更困難問題是其似乎已經找不到更好的現金流增量來源了。

應付賬款周期從181天縮短到175天,意味着國美無限施壓賬期的策略實際上已經難以為繼——事實上,181天的超長賬期已經說明國美采銷團隊「足夠儘力」了,也彰顯了國美供應鏈團隊不俗的談判能力。但這樣的賬期在根本上是難以為繼,且損害雙邊信任的。

而無論是國美所寄希望的真快樂商城和線下門店連鎖,還是其自身所在的3C銷售領域,都面臨增長乏力的窘境。

綜合多個報告數據顯示,Q1我國家電市場總額同比下降了11%,手機市場出貨量下降了14%。而以上兩個類目佔據了國美90%以上營收(2020年數據),這無疑進一步加大了國美在今年的經營難度。

而多名國美相關人士表示,國美的現金流壓力的確處在比去年更高的狀態。

 圖源:網易看客
圖源:網易看客

此外,國美在重點業務的重點數據中,也似乎仍然存在嚴重的數據誤導行為。

品玩曾在去年6月獨家報道了,國美在線總裁向海龍、電器公司CEO張德炬相繼離職的消息。文章當時指出了國美內部在企業文化、用工倫理、辦公室廉政、品牌關係、行業結構等方面存在的問題,並對真快樂數據的真實性、「18個月回歸市場地位」的提法提出質疑。

但一年時間后,國美在沒有公布營收數據的同時,還依然在單方面不斷調高真快樂的月活數字。

據國美消息,2021年,真快樂年訪問量是4.4億,年活躍買家達到了1683.7萬。

但根據國美CFO方巍等消息,真快樂一季度月活突破4000萬,6月月活突破5000萬,12月月活超6500萬。如果以此增長曲線計算——如果這真的是一條連續曲線,僅每人每月活躍量都不止4.4億。

以1-2月為0人/月,3-5月4000萬/月,6-11月5000萬/月,12月6500萬/月的方式來計算,總計「月活人次」應該為4.85億——大約是「年訪問量」的110%。

面對全方位的壓力,國美是時候嚴肅對待線上平台的月活與成交數據披露了。坦誠面對目前的經營困難,獲取更多合作夥伴與員工的信任與尊重,才是早日走出困境的最好路徑。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業界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