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還以為「劉畊宏女孩」們只是在跳健身操吧?

劉畊宏的走紅,看上去又是一個老藝人通過社交媒體翻紅的新故事。

在嘗試了三年多直播帶貨收效甚微后,這位出道已經32年的藝人轉而撿起了自己更擅長的技能——教人健身,並在進入今年4月以來以火箭般的速度迅速躥紅。

在4月26日晚間的直播中,劉畊宏抖音粉絲數正式突破5000萬,這讓他成為了抖音有史以來漲粉速度最快的達人,站在了抖音達人的金字塔塔尖。而就在4月1日,他的粉絲數還只有331萬。

劉畊宏的走紅過程似乎和其他網紅沒有太多不同,都經歷了從小範圍出圈再到發展為網絡模因的階段。

他的第一次出圈,來自在直播間穿羽絨服跳操的「名場面」。

4月7日的直播中,在經歷了因腋下毛髮旺盛被平台警告「不雅」,胸肌過於發達被系統誤判「哺乳期擦邊球」等烏龍事件后,劉畊宏乾脆帶着妻子穿着羽絨服進行教學。很快,羽絨服直播事件讓劉畊宏登上了熱搜,並在4月8日迎來了一波漲粉小高潮。

圖源:抖音截圖
圖源:抖音截圖

就像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威爾·史密斯給頒獎人克里斯的一拳拯救了奧斯卡收視率一樣,這一事件也給劉畊宏帶來了更多關注。不過真正把他推向大眾視線的,還是一首《本草綱目》。

4月13日,劉畊宏分享了一段配合周杰倫的《本草綱目》改編的健身操,並稱這組健身操「能脫離小腹、肚腩、肥油,練出你的人魚線、馬甲線,迎接美好的夏天」。因動作簡單易上手,這組健身操很快登上了抖音挑戰榜前列,引發了一輪全網模仿熱潮,並且直接助推了其健身直播的熱度。

 圖源:抖音截圖
圖源:抖音截圖

自此,跟隨劉畊宏跳操的女性開始有了一個統一的名字——「劉畊宏女孩」。漸漸地,大家也不再僅僅只模仿他的跳操動作,越來越多的二次創作出現了,比如,他和李佳琦也組成了著名的「一個掏空身體,一個掏空錢包」的「謀財害命」組合……

《本草綱目》的強度不小,如果自己跳不動,也可以電腦代跳。一位來自長沙的程序員@程序員檸檬 用編程編出了代碼版的《本草綱目》毽子操:

 網友:何必這樣折磨代碼
網友:何必這樣折磨代碼

關鍵時候表情包不能少:

因為劉畊宏,《本草綱目》這首發行於15年前的歌曲也登頂了QQ音樂和酷我音樂等流媒體平台的飆升榜。雖然當年這並不是周杰倫傳唱度最高最熱門的歌曲,但如今劉畊宏卻讓它成功成為了時下最魔性最讓人上頭的潮流之歌。

很顯然,劉畊宏的走紅和這一輪上海疫情的走勢是密切相關的。以3月27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新一輪核酸篩查通告為界,大批上海居民開啟了居家模式,居家健身的需求大大增加。而根據相關數據,劉畊宏的漲粉趨勢,也恰恰是從4月1日前後開始的。

 圖源:蟬媽媽
圖源:蟬媽媽

除此之外,人們還習慣性地把劉畊宏的走紅歸結為MCN的包裝、平台助推,以及他本人在直播時展現的良好的互動性和親和力等等。這些固然都是促使他走紅的非常現實的因素,不過另一個可以解釋這一現象的理由是——劉畊宏身上所承載的90后的集體記憶。

「集體記憶」的概念最早由法國社會學家哈布瓦赫在1925年提出,他認為集體記憶是「一個特定社會群體之成員共享往事的過程和結果」,簡單理解就是一群人集體的共同記憶。

90后是受港台流行文化影響頗深的一代人。活躍在90后成長期的劉畊宏雖然不是當年最紅的明星,但因為周杰倫的關係,他在相當一部分90后眼裡仍然擁有存在感,他原創的歌曲《彩虹天堂》在不少電視音樂榜單都打過榜,不少人也看過他和周杰倫合作的《頭文字D》和《刺陵》等電影,在當年電視上流行的娛樂新聞節目中,也經常會出現他和周杰倫出現在同一場合接受採訪的場景。

不過在互聯網社交媒體出現以前,這些充其量都只是每個90后的個人記憶——

如果說很多70、80后的童年記憶往往是和一群生活在周圍的人共享的(比如村頭或小城內一群可以一起上學、一起玩耍的朋友),那麼成長於媒介發達時期的90后,童年記憶則更加個人化——小時候暑假待在家裡看電視時身邊通常不太會有很多人——某種程度上,90后對於童年的記憶也是較為孤單的。

在前互聯網時代,90后的童年記憶大都儲存在《西遊記》、《還珠格格》、《家有兒女》和《武林外傳》等等電視節目或其他一些電視頻道里,這也讓90后看上去沒有太多實際的類似於跳方格和跳皮筋等等能和周圍同齡人共享的集體記憶。不過隨着主流媒介由電視向互聯網的轉換,90后對於童年的感知、情緒和記憶得以有了更多交集,並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集體記憶。

在互聯網世界裡,90后收穫了更多歸屬感和身份認同,並形成了高漲的討論和二次創作慾望。

美國學者道格拉斯·凱爾納在《媒介奇觀》一書中指出:電視節目所建構的媒介奇觀,重構了人們的政治與社會生活,並為人們的認知、思考和身份認同提供着原材料。

電視這樣的媒介的確為90后提供了身份認同的「原材料」,而互聯網則為這些原材料的重現和再加工提供了場地,並進一步強化了90后的集體記憶。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近幾年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各種從經典電視劇而來的搞笑表情包,也可以解釋類似《快樂星球》、《醉赤壁》和《Ring Ring Ring》等老歌的再度流行,而曾經躲在角落偷偷聽的周杰倫,也成了如今互聯網上的真·頂流。

集體記憶本身就有捧紅一件事物的魔力。劉畊宏的出現喚起了很多90后的集體記憶。他們驚喜地發現,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劉畊宏,喜歡他的人還有不少,在劉的社交媒體賬號下,也總能看到類似「他終於火了」的評論。

而在一輪又一輪對劉畊宏的討論中,90后們也在補全着關於劉畊宏的記憶,比如說他從很早就已經展現出了健身的愛好,做過周杰倫、吳京、彭於晏、言承旭和林俊傑等明星的健身教練,2005年溫哥華遊學期間有過一隻被他練出腱子肉的寵物狗,被拍到在公共場合和妻子發生爭執的原因是勸她少開車多走路,還出過兩本關於健身的暢銷書……人們也在對劉記憶的拼湊中,更加深了對他的信任和好感度。

劉畊宏之所以能夠走紅,也和人更傾向於「回憶過去」有關。

心理學認為,我們通常會對某一段情節性記憶進行重構,並且更傾向於認為過去發生的事情是美好的。而懷念過去,不僅是懷念某段記憶本身,也可能是在懷念自己曾經的某些狀態。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什麼劉畊宏的《本草綱目》毽子操能有如此廣泛的傳播度,畢竟誰的青春沒有周杰倫呢?

劉畊宏似乎也非常懂得通過這樣的「回憶殺」來圈粉。《本草綱目》之後,他又陸續放出了以《龍拳》和《周大俠》兩首周杰倫的歌曲為背景音樂的自編健身操。4月21日《龍拳》版健身操的直播首跳,也是劉畊宏近一個月來增粉最多的一天。

劉畊宏可能是唯一一個能讓這些90后們身體跳動的同時,腦子也不停過電影似回憶青春的健身博主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程式設計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