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SPAC再破局,開源數據庫廠商MariaDB的新征程

文 | 榛子

談及近年全球最為火熱的創投賽道,數據庫一定排得上名號。最經典的一個例子當屬2020年10月Snowflake成功登陸美股——這家雲數倉公司以上市當天就破700億美金市值的成績,創下軟件企業最大規模IPO的歷史記錄。

緊隨Snowflake之後,全球範圍內的數據庫投資熱一直居高不下。在國內,36氪不久前統計得出,過去兩年間得到融資的國產數據庫公司超過37家,僅2021年獲得新一輪融資的企業就超過20家,這也是國產數據庫誕生以來一級市場最活躍的一年。在國外,歐美市場的數據庫發展歷史較長,僅在關係型數據庫範疇內就有Oracle、IBM、Microsoft、SAP等傳統巨頭長期把持,而圖數據庫、時序數據庫、流式數據庫等新型數據庫在業務場景的新要求下也在不斷迭代,並引起創投關注。

這股數據庫創投熱中,最新的一個爆炸性消息發生在2022年2月初,開源關係型數據庫MariaDB宣布完成1.04億美元的D輪融資。然而不僅如此, MariaDB同時還宣布打算通過與特殊目的收購企業 Angel Pond Holdings 合併,於2022年下半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屆時該公司將更名"MariaDB plc",並由現任首席執行官 Michael Howard 繼續領導。預計交易完成後,新公司或擁有6.72億美元估值,獲得包括來自Angel Pond以信託方式持有的2.65億美金以及1800萬美元的PIPE投資。

在本次交易之前, MariaDB 的已有股東中包括了英特爾資本、阿里巴巴集團、ServiceNow、歐洲投資銀行、Runa Capital、Tesi、GP Bullhound、OpenOcean、California Technology Ventures、Spintop Ventures、Smartfin、以及 OnCorps 等一線國際戰略及財務投資機構。

一家來自過去,面向未來的開源數據庫公司

MariaDB現任 CEO Michael Howard 也對此評論道:「MariaDB 是每天都被數以百萬級的人們所使用的數據骨幹。我們的使命是為所有人構建數據庫、致力簡單體驗和原始功能的完美平衡,且涵蓋日常應用程序的統一事務和分析處理。無論客戶選擇擁抱開源、還是遷移到雲端,MariaDB 都可為其節省高達 90% 的數據庫總成本。MariaDB 很高興能夠得到公共投資者和資本的青睞,這將使得我們能夠加速經過驗證的現有實踐、並證明其已符合上市的條件。」

提及MariaDB,兩個離不開的名字是盛名鼎鼎的Oracle和MySQL。一句話總結,它是由MySQL(全球最重要的開源關係型數據庫之一)的創始人Michael Widenius主導開發的,MySQL數據庫中最重要的一個分支。早前,Michael Widenius曾以10億美元的價格將MySQL賣給了SUN,在SUN被Oracle收購后,MySQL的所有權也落入Oracle的手中。為了保持MySQL的開源使用不受影響,Michael Widenius在2009年創立了MariaDB。

也就是說,和眾多基於開源迭代而成的新型數據庫產���不同,MariaDB基於歷史傳承和得天獨厚的基因,是完全兼容MySQL的存在。而在和MySQL的對比之中,有資料介紹,MariaDB的更新版本早已經超過了Oracle維護下的MySQL版本,不少大型互聯網用戶以及Linux發行商也紛紛拋棄MySQL,轉投MariaDB陣營。

MySQL身上最重要的標籤之一是開源,MariaDB也不例外。開源數據庫這一賽道當前也被視作能長出優質大公司的沃土。美股上市公司MongoDB就是一個案例,這家開源數據庫企業目前市值260億美元,比2017年IPO時暴漲十幾倍。

開源的意義或許無需過多贅述,這一通過向開發者開放源代碼的方式,允許用戶免費在其基礎上修改,能夠最大效應地調動程序員們參與迭代產品。程序員們也會用點亮"star"的方式表達自己對產品的肯定,從而幫助基礎軟件不斷成熟、擴大市場。據MariaDB官方介紹,其現在已有195k+ 的contributions。

但從另一角度,開源是否能真正商業化的爭議也從未停歇——一個例子是,前文提到引爆全球的雲數倉公司Snowflake正是一家閉源公司。一些投資人此前也曾告訴36氪,由於不少開源公司在產品上過於"坦誠",從商業化角度看,開源並不和基礎軟件公司的核心競爭力直接掛鈎。

不過當前不少開源企業的一個相對共識是,雲的演進讓商業化和開源之間的矛盾出現轉機。在過去,存儲資源和計算資源是企業客戶消耗IT基礎設施資源的主要兩大方向。而在數字化的時代,數據量激增,這讓和數據庫相關的存儲、計算資源都大幅提升。這一現象給客戶帶來更高的成本壓力,造成的結果是免費版本的產品更易被使用,商業化反而被造成影響。而雲讓存算分離成為可能。在這種方式中,雲廠商作為IT基礎資源的提供者,主要負責提供固定的存儲資源,而計算資源則會隨着客戶需求動態提供。這讓客戶方擁有更多控制成本的可能性,從而促進廠商的商業化轉化。

而要達到這一效果,獨立的數據庫廠商需要具備產品的標準化、和服務的完備性兩大基礎能力。前者讓其在雲上的標準化交付成為可能,後者則是打造競爭力、取得商業溢價的關鍵。從更深角度,當開源和雲融合,前者能幫助廠商提升產品成熟度、後者則讓它們更順暢地走通商業模式。

MariaDB無疑正走在從開源到商業化到路線上。

早在2019年,這家公司已經從開源出發著重打造商業化模式。在當前產品的布局上,其已打造了SkySQL和 Enterprise 兩款產品,前者針對雲場景,後者針對企業服務器端。

其中,SkySQL是MariaDB在2020年推出的企業級數據庫即服務,這一基於雲端的產品在過去一個季度的增速已經超過300%。同類主要包括亞馬遜的AuroraDB,而根據MariaDB提供的資料,其SkySQL產品在確保ACID完整性、即時修復安全漏洞、存儲安全性等方面的表現均比AuroraDB更出色。其以Kubernetes為基礎,因此支持提供Kubernetes服務的主要公有雲,讓用戶能夠跨雲部署數據庫。SkySQL採用Xpand技術,可以將資料切分成片,並且同步對擴展的數據庫節點寫入資料,由於資料能夠在多節點同時讀取和寫入,因此分佈式SQL不只可以提供線性的規模擴展,同時也能保持交易強一致性和ACID特性。

MariaDB Xpand可以容忍單節點故障,因為Xpand會跨多個數據庫節點,存儲資料的冗餘副本,而分佈式SQL的節點故障容忍程度更高,SkySQL上的Xpand在雲計算地區(Region)中的不同區域(Zone)分散冗餘副本,官方提到,即便整個區域都故障,用戶也不會丟失任何資料,因為至少有一個人信息料副本存儲在另一個區域中。

另外,Enterprise同樣值得一提。作為MariaDB基於服務器端的企業版本,Enterprise旨在將開源與企業功能(如細粒度審計和端到端加密)相結合,具有更強的可靠性和穩定性,並包含許多向後兼容的功能,讓企業不需要經常性的承擔升級的風險和不確定性,但同時又能使用新功能。其主要競品正是如今隸屬於Oracle的MySQL。兩者技術同源,而MariaDB可以對MySQL實現一鍵遷移,並且不論是在數據寫入或是查詢方面,都更有優勢。

MariaDB產品層的優勢最終也獲得了各方的認可。去年,Mariadb成功入選Gartner 2021魔力象限,還獲得了包括谷歌雲 2021 年客戶獎、最佳雲數據庫、DB TA 2021讀者選擇獎以及InfoWorld2021年年度技術獎等眾多世界級獎項。

作為一家出發自開源的公司,MariaDB結合了服務器端與雲端的雙重產品矩陣,得以滿足不同場景下的客戶需求。王鐵飛補充介紹,這一布局也讓MariaDB在混合雲方案和多雲支持上帶來優勢。在產品力堅實的基礎上,有超過75%的財富500強企業均是MariaDB的客戶,包括Fidelity、DBS、ServiceNow、CVS、三星、諾基亞等國際知名企業。另在財務方面,根據MariaDB與Angelpond合併時提交的SEC材料,在2021財年,SkySQL和Enterprise分別有250%和46%的ARR增長,NDR超過120%,預測在2022年9月結束時,本財政年度的收入將為4740萬美元。

總的來說,不論是雲原生還是開源、SkySQL還是 Enterprise,能看到的一點是MariaDB已經打造出產品競爭力,且已經做好了進一步商業化拓展的打算。這也是這家全球頭部數據庫公司,選擇和Angel Pond進行SPAC合作的原因。

通過SPAC模式再破局

Infra企業的成長過程向來漫長。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如今國內融資輪次最多的數據庫公司PingCAP,成立自2015年,於去年夏天完成了D輪后估值30億美金的新一輪融資。而對比To C領域,電商企業拼多多隻成立不到三年便赴美IPO,如今市值超700億。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即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也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是一種頗為另類的上市公司創新形式。簡單來講,SPAC就是一個「殼」,其上市的唯一目的就是融資,然後在一定期限內尋找投資標的,通過兼并收購將標的公司變成上市公司。從而完成給"殼"內注入資產,同時讓資產快速上市的過程。

這一模式誕生美國市場近30年,一直不溫不火,直到前兩年開始狂掃華爾街。據統計,去年全年共有241家公司通過 SPAC 上市,僅一年內就籌集820億美元的資金,甚至超過了之前 SPAC 募資的歷年總額。 不過令人愕然的是,緊跟這股SPAC熱潮而來的並非好評,而是持續不斷的質疑。也正在最近,一份來自創投數據庫 Crunchbase 的統計顯示,有多家來自於保險、新媒體、自動駕駛、母嬰等領域的明星公司,通過 SPAC 途徑上市后很快就股價暴跌。

幫助企業快速上市,無疑是SPAC模式的初衷。而從更深層次的金融哲學方面,當前美國和新加坡等地並未對SPAC參與者的門檻做出過多限制,這也意味更多人可以通過SPAC參與到金融市場的運作中,體會"金融普惠"。

不過理想往往比現實豐滿。正如前文所述,SPAC模式在爆髮式增長的同時持續引來爭議,這也導致Angle Pond在過去一年找尋標的的過程中,不斷發現有企業天然對SPAC持有不良的刻板印象。對此,王鐵飛對36氪表示:"對SPAC模式貼標籤是不正確的。"在這位擁有超過25年從業經歷的資深金融人士眼中,過去一段時間內SPAC的"撲街"主要由兩大客觀原因導致,第一是美聯儲加息,導致美股整體下跌。而SPAC中本身就有許多高增長潛力、高估值的公司,受此影響更大。第二則是SPAC的"普惠而寬容"的特性,讓不少更注重短期利益者有機會投機。

"普惠而寬容"或許是SPAC爭議四起的表象下,更具針對性的原因。從規則拆解,SPAC的結構要求將投資者的資金保留在信託賬戶中,如果收購未完成,則將本金及利息退還給投資者,這確實為投資者提供了一些下行保護。另外,SPAC中開始交易后不久就分拆成股票和認股權證。在首次公開募股階段,投資者將以10美元的發行價購買發起人售出的證券單位,一個證券單位通常包括一股普通股和若干股認股權證,權證通常只值每股的一小部分。而當SPAC與目標公司合併后,權證會以11.50美元的行權價轉換為新公司相對便宜的股權。

換句話講,投資者在合併之前投資的是SPAC殼公司和SPAC操盤手的能力,獲取的則是標的合併後手中資產升值的篤定性。

利益在前、唾手可得,也導致在交易宣布之後,很少有公司決定留下來——它們更願意以獲利或贖回的方式出售股份,直接獲取投資溢價。在王鐵飛看來,這類數量眾多的短線持有者並不適合SPAC模式,"SPAC的標的都具備高成長潛力,需要長期持有,持有時間過短不匹配SPAC的初衷"。所以,「當SPAC效果不好,不能怪工具,而要看自己適不適合做SPAC。」王鐵飛說。

這也引發了另一層思考,到底怎樣的操盤手,才能盡量避免濫用SPAC?面對這個問題,他直言:"做SPAC是一個手藝活。"

這是一句精鍊的總結。從方法論角度拆解,SPAC的全生命周期涉及IPO業務,業務合併階段的「併購式」業務及尋找外部投資人的「私募式」業務。因此,發起人需要具備高度的專業能力,全方位的業務覆蓋能力,並對資本市場和SPAC產品進行深刻理解

不過,這次MariaDB的情況看來能夠打破意外。根據36氪的觀察,即便過去一段時間內SEC對SPAC的監管趨於嚴格,但當MariaDB將以SPAC模式與Angel Pond Holdings合併的消息傳出,就有國外媒體將其視作2022年最值得關注的SPAC案例之一。並且外媒還提出,由於MariaDB業績表現優異,MariaDB和Angel Pond Holdings的合併很可能成為SPAC模式的"成功者"。"雖然當前國內還沒有過多宣傳,但海外的反應基本都是'驚嘆'。"Angel Pond聯合創始人王鐵飛如此總結。王鐵飛向36氪介紹,SPAC是一個非常好的金融工具,可以通過一筆交易,幫助合適的企業在半年時間內迅速實現資產證券化,並為其全球化、國際化布局補充彈藥。這恰巧也是MariaDB作為一家開源數據庫公司,在商業化節點上獲取資金儲備的最快路徑。在Angel Pond Holdings尋找標的的2021年,SPAC模式已經在市場中引起爭議,而數據庫市場持續向好。不過令人好奇的是,這家全球知名的數據庫公司在具備選擇優勢的情況下,依然和Angel Pond達成了基於SPAC的合作。

對此,Angel Pond���合創始人謝世煌向36氪解答,之所以MariaDB能和Angel Pond走到一起,還是因為雙方有着基於業務的共通點——Angel Pond希望通過SPAC模式,幫助更多值得被長線持有的科技公司獲得資本資源、快速上市;而MariaDB不僅看中這一模式帶來的金融擴張優勢,還希望和Angel Pond背後的資源進一步合作,包括在中國進行業務拓展等。

從謝世煌的回答中不難看出,不論是處於資金端的Angel Pond還是MariaDB本身,都對後者的業務價值和發展方向深深篤定,畢竟MariaDB不是一家簡單的創業公司,而是全球數據庫市場中一塊不可忽視的存在。

對SPAC公司、擬上市企業、市場投資人訴求的精準把握, 從背景看,不難發現Angel Pond就具備這樣精準的"手藝"。36氪此前曾報道過,Angle Pond的兩位聯合發起人分別在資產端和資本端具備明顯的差異化優勢。其中,謝世煌於 1999 年加入阿里巴巴,是馬雲最信任的商業夥伴之一,任職期間曾多次參與阿里重要的內部擴張和外部投資決策,包括美團和快的打車等。2015年謝世煌從阿里集團退休,之後成立多支私募資金,主要從事大數據、新零售、人工智能、泛娛樂、在線教育等領域的早期投資。

而Angel Pond另一發起人王鐵飛履歷也頗為傳奇。他早年獲得國家公派留學名額去��國攻讀物理學博士。不過其畢業后第一份工作卻選擇了高盛紐約總部,歷任美國股票交易聯席負責人、全球股票交易聯席負責人、高盛全球風控委員會委員、高盛全球證券投資交易主管,也曾是高盛集團紐約總部最資深的華裔合伙人。

在Angle Pond Holdings於2021年5月登陸紐交所后,和所有的SPAC一樣,彼時它的當務之急是找到一家具備高潛力的企業進行合併。而阿里系的資源背景正在此時派上了用場。「阿里集團早前投資了MariaDB。也正是借力阿里的資源,我們接觸到MariaDB並對它做了深入的調查,了解到這家公司出眾的技術實力和開源模式,當然價格也合理。」謝世煌告知36氪,據了解,此次交易合併后的公司估值只有13.8x P/S,相比國內動輒數十倍甚至百倍P/S的數據庫企業,明顯處於價值窪地,具有極強的投資優勢。在強大阿里系產業資源的加持下,僅過了10天,完成盡調的Angle Pond就給MariaDB發去了TS。「是真正的一見鍾情。」王鐵飛如此形容這次交易的達成。

這是Angle Pond在搜尋項目時的獨到優勢之一。而在資金端,王鐵飛告訴36氪,作為馳騁華爾街多年的老將,Angle Pond在操盤SPAC時也嚴格把關,讓能夠長期持有的錢參與其中。

MariaDB的D輪和PIPE融資就是Angle Pond堅持長期主義的一個體現。36氪從Angel Pond投資團隊負責人張弛那裡了解到,當Angle Pond接觸到MariaDB時,後者正處於D輪融資的洽談過程中。而出於對公司的長期看好,Angle Pond按照其早前談好的條款,在發出SPAC邀約的同時,支持了MariaDB的D輪和PIPE融資。"這其中有60%的錢來自於我們。"張弛用這個細節證實Angle Pond對MariaDB的支持,並表示Angle Pond當前還在持續幫助MariaDB進行PIPE融資,希望讓更多志同道合的投資者參與到對這家公司的資金支持中。

對MariaDB而言,和一家產業資源優渥的中國基金達成合作,不僅出於對SPAC價值的認識,自然也有業務戰略的考慮。36氪了解到,當前MariaDB雖然在全球認知廣泛,但其業務仍主打歐美市場,在包括中國在內到亞太區仍有較大增長空間。基於國內市場廣泛的需求,Angle Pond當前已經為MariaDB規劃了一系列China plan。在第一階段,Angle Pond會幫助MariaDB建立本地主體和初始團隊,讓其在市場活動、BD上發力,從而建立生態合作,進一步打響市場知名度。而在第二階段,他們會幫助國內的MariaDB脫離對母體的依賴,在中國完成自循環,實現其進軍中國市場的藍圖。目前,這些規劃已經被細緻拆解到「按月」的維度。

"MariaDB就是一個經過精心打造的樣板間,讓市場了解到SPAC��正向價值。"謝世煌如此總結。

金融市場一個不變的規律是,只要有利就會有人,在SPAC中更是如此。當前隨着政策要求的進一步放開,香港的SPAC也勢頭正猛,像春華等PE正來勢洶洶。但或許正如王鐵飛觀察並操盤美股SPAC后所言,每一個SPAC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真正的手藝人才能打造出真正的SPAC。

在接下來的規劃中,Angle Pond也會持續關注合適的科技標的,讓SPAC的金融工具效應發揮作用——幸運的是,這既是他們的理想所在,也是擅長之處。

SPAC交流及投資需求可聯繫:changye_0813,請備註目的及機構名。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