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正開發自有操作系統,以擺脫對安卓依賴

Facebook 不希望自家的硬件(比如 Oculus 頭戴設備和增強現實眼鏡)任由谷歌擺布,因為這些硬件都依賴於後者的安卓操作系統。這就是為什麼 Facebook 要委託微軟 Windows NT 聯合開發者馬克·盧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為其從零開始開發一套操作系統,這一消息由 The Information 的亞歷克斯·希斯(Alex Heath)最先報道。需要說清楚的是,Facebook 的智能手機應用仍將可以在安卓系統上運行。

「我們真的想確保未來為我們留有空間。」 被人們昵稱為 「博茲」(Boz)的 Facebook 硬件副總裁安德魯·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說道,「我們不覺得我們可以信任市場或競爭對手來確保這件事,所以我們要自己做。」

Eye OS

通過遷移到自有的操作系統,Facebook 可以擁有更大的自由度來將社交互動——但願還有隱私保護——更深地植入到自家硬件當中。而且,Facebook 還可以防止這樣一件事情的發生,即谷歌跟該公司的分歧導致他們的產品路線發生偏移。Facebook 告訴 TechCrunch,他們開發操作系統的重點是搞清楚增強現實眼鏡有怎樣的需求。目前,該公司正在探索各種各樣的選項,包括跟其他公司合作,或者是專門為增強現實開發定製的操作系統。

遷移到 Facebook 自有的操作系統還有什麼額外的好處呢?那將讓迫使 Facebook 分拆已經收歸旗下的一些公司變得更加困難,尤其是如果 Facebook 決定用 Instagram 作為其未來增強現實眼鏡的品牌。

Facebook 一直對一件事情感到痛苦,即他們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不得不仰仗自己最大的一些競爭對手。其中就包括蘋果,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曾多次就隱私和數據收集問題對 Facebook 及其掌門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出批評。據 Vox 的庫爾特·瓦格納(Kurt Wagner)報道,面對移動操作系統的霸權,Facebook 之前就有過對沖手段,該公司曾於 2013 年進行過一個代號為 「Oxygen」(氧氣)的秘密項目,其目的是在必要時脫離 Google Play 應用商店獨立分發安卓應用。

即便如此,Facebook 上一次試圖從操作系統巨頭手上奪取更多移動控制權的努力還是以失敗告終。同樣是在 2013 年,該公司聯合 HTC 推出了一款 Facebook 手機(即 HTC First),它運行定製版的安卓系統,並採用 Facebook Home 作為用戶界面。但是,讓用戶界面充斥好友照片和 Messenger 聊天氣泡的使用體驗被證明非常不受歡迎,HTC First 和 Facebook Home 出師未捷身先死。

投資未來科技

現在,隨着 Facebook 加大對硬件的投入,該公司希望能夠從過往的失誤中汲取教訓。Facebook 在總部以北 15 英里的伯林蓋姆為增強現實/虛擬現實團隊設立了新的辦公室,這處面積 770000 平方英尺(約合 7 萬平方米)的辦公空間可容納大約 4000 名員工。Facebook 告訴 TechCrunch,增強現實/虛擬現實團隊將在 2020 年下半年搬到新址,對那裡的實驗室、原型製造車間和測試區域加以利用。同時,該團隊仍然會在加州、華盛頓、紐約和海外的其他辦事處保留工作人員。

TechCrunch 向 Facebook 詢問了有關新辦公室的更多信息,後者透露,他們計劃開放一個面向公眾的體驗性空間——這也許是首個任何人都可以訪問的 Facebook 永久性辦事處。在那裡,人們將能夠體驗 Facebook 的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產品。其中既可能有該公司目前正在銷售的 Oculus Quest 頭戴設備和 Facebook Portal 智能顯示器,也可能有一些潛在的未來產品(比如,傳聞中他們正跟雷朋太陽鏡製造商 Luxottica 合作打造的相機眼鏡,或者是最終發展成熟的增強現實眼鏡)。

Facebook 正在建設當中的加州伯林蓋姆新辦公室效果圖。

Facebook 表示,他們正考慮在伯林蓋姆辦公空間之內開設真正的零售店,以便人們在體驗過後購買其硬件產品。這將成為 Facebook 朝一個目標邁出的重要第一步,即仿照蘋果和微軟創建自有品牌的零售店。

據 The Information 報道,Facebook 可能對涉足更多硬件業務感興趣,該公司曾洽購市值 45 億美元的半導體公司 Cirrus Logic,後者為蘋果和其他公司生產音頻芯片。這筆交易並未成為現實,鑒於科技巨頭總是讓其併購團隊對討論持開放態度,我們也不清楚雙方的談判進展到哪一步了。但這表明,Facebook 在硬件這件事情上是認真的,即便該公司的 Portal 和 Oculus 到目前為止賣得並不好。Facebook 拒絕就此事發表評論。

不過,隨着旗艦級的虛擬現實產品在明年進入市場,這種情況可能會開始發生改變。Facebook 將於 2020 年在 Oculus Quest 上推出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我有幸試玩了預覽版。這是一款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的遊戲,我玩了 1 小時只感到時間飛逝而過,這是首批讓人感覺可以連玩好幾周的虛擬現實遊戲之一,不再僅僅是花里胡哨的技術演示。《榮譽勳章》有可能成為虛擬現實的殺手級應用,最終說服玩家去購買 Quest 頭戴設備。

社交硬件

Facebook 還一直在為企業開發硬件產品。該公司的 Workplace 視頻通話工具現在已經登陸 Portal 智能顯示器,後者的智能攝像頭具有自動縮放功能,可以將會議室里的所有人呈現在畫面當中,或者是聚焦於人的動作。The Information 報道稱,Facebook 還在打造一款虛擬現實視頻會議系統的原型,博茲及其團隊一直在對該系統進行測試。Facebook 告訴 TechCrunch,博茲曾在兩次內部活動中使用虛擬現實系統跟大約 100 名團隊負責人舉行視頻會議,並使用了 Facebook 正在內部研發的虛擬現實問答軟件。該公司希望藉此了解在虛擬現實系統中進行穩定的視頻會議需要做到哪些事情。

與此同時,這些硬件項目將為 Facebook 的核心廣告業務提供反饋意見。目前,該公司已經開始利用一些有關用戶在 OculusPortal 所從事活動的數據來向他們推送定向廣告。從玩特定的遊戲到以兒童為中心的虛擬現實體驗,再到虛擬現實旅遊,這裡面存在着大量有利可圖的數據可供 Facebook 挖掘。

Facebook 向 TechCrunch 透露,Portal 目前正在獲取數據(比如用戶是否登錄、撥打電話或使用某些功能)來為廣告定向提供信息支持。例如,如果你經常進行視頻通話,Facebook 就會向你展示與視頻通話有關的廣告。拿 Oculus 來說,如果你連接了自己的 Facebook 賬戶,那麼有關你所使用應用和所參加活動的數據就會被用來調整其算法或定向廣告。

Facebook 甚至希望在我們行動之前就搶先了解我們的想法。The Information 報道稱,Facebook 的腦-機接口硬件(它可以通過傳感器識別用戶腦中正在想的單詞)已經實現了小型化,從冰箱那麼大變成了手持設備的樣子,但還遠遠沒有做好整合到手機當中的準備。Facebook 告訴 TechCrunch,他們正在取得進展,顯著提高了單詞識別率,並擴大了可識別單詞的詞庫。Facebook 現在可以實時解碼大腦活動,為了實現每分鐘腦打 100 個單詞的目標,他們正在開發一種中介系統以用於識別單個單詞。

銷售 Oculus 頭戴設備、Portal 智能屏幕以及讀心機器,這些硬件業務可能永遠無法像高效的廣告業務那樣為 Facebook 帶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但它們可以確保這家社交網絡不會錯過計算技術的下一波浪潮。無論代表下一波浪潮的是帶來沉浸式體驗的虛擬現實,還是為我們手機提供便捷補充的智能顯示器,抑或是微創傳感器,Facebook 都希望它們具有社交屬性。如果 Facebook 能夠讓你和你的好友相聚在這些社交硬件,那麼該公司就能找到從中獲取收入的辦法,同時確保這些設備不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孤立和喪失人性。

翻譯:王燦均(@何無魚

Facebook is building an operating system so it can ditch Android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Facebook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