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be豪擲200億美元收購Figma:打不過就讓它加入 | 焦點分析

.. 作者 | 劉雨潔、王與桐

36氪獲悉,Figma的創始人在其官方網站上宣布收購消息:Adobe將以約2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在線設計協作平台Figma,其中包括約一半的現金和一半的股票,交易預計將於2023年完成,尚需監管機構的批准。

這筆收購,也是Adobe公司進行過的規模最大的一筆收購交易。

此前,Figma上一輪融資在2021年6月,在完成2億美元融資后,估值達到100億美元。據美國媒體報道,Figma在2020年的收入已達7500萬美元,2021年預計收入規模接近1.5億美元;而上一輪即2020年5月融資時,其估值數字是20億美元,Figma在2020年的收入已達7500萬美元。不難發現��Figma估值在一年內翻了5倍,在2021年,估值達到了營收的百倍。

而此次收購的200億美元金額,也達到了Figma估值的兩倍,同時,Adobe公布,Figma在2022年的營收有可能達到4億美元,是上一年的接近3倍,更值得關注的是,Figma的毛利率為90%。

看似是強強結合,但是二級市場卻並不買賬——美股開盤后,Adobe股價一路走低,最新跌逾17%。有分析師指出,這筆交易的規模可能要求Adobe大舉借債,截至9月2日,Adobe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38.7億美元。

200億美元,不惜舉債也要以兩倍估值收購,Adobe看中了Figma什麼?

01 Figma:殺死Sketch,從Adobe的夢幻設計帝國中突出重圍

Figma於2012年創立,2015年第一個版本上線,是一款基於瀏覽器的協作式在線UI設計SaaS(軟件即服務)工具,用戶群體主要是UI設計師、研發工程師、產品經理等,從內容創建到設計輸出、流程管理等環節,所有人可以在同一個頁面進行設計及交付輸出,這樣通過團隊實時協作,大幅提升工作效率。其特點為實時、共享、協作、可追溯、管理透明等,打開一個瀏覽器就能操作,省去設計師們「各自為政」地將文件導來導去的麻煩。

Figma能夠估值超過百億美元,並且成為2021年估值增長最快的公司,與設計賽道本身的發展有關。

平面設計可以粗略分為兩類,一類是海報、banner等圖片設計,目前市面上主流工具還是Adobe Photoshop,代替產品通常為以Canva為代表的面向更廣闊市場營銷人員的模版式設計工具;另一類則是伴隨數字經濟不斷增長的產品設計領域,如用戶界面設計、Web端、App等前端設計開發等。十年前,這一類設計需求剛剛出現時,主要還是通過Adobe Photoshop、Adobe Illustrator這兩大本地化設計工具來完成,通過圖層和圖形的組合與變化來「笨重」地實現頁面效果,而在設計協作上也是以「.psd」、「.ai」等大眾所熟知的常見格式文件傳輸為主,幾乎沒有任何協作體驗可言,出現了很多與下圖類似的協作與版本管理痛點。

來源網絡

隨着移動互聯網時代智能終端設備、應用軟件的爆髮式增長,工程師、設計師、產品經理等對於用戶交互界面的設計、適配以及實時協作的需求大量湧現。於是在2010年,Sketch應運而生,能夠幫助設計圖做標記、注釋,解決了協作溝通問題。Sketch正式打破Adobe兩大時代生產力的壟斷,站在了專業設計師認可度的頂端。

UXTools:2017年界面設計工具熱度

2017年,設計者最喜歡用的設計方式,第一名是「筆和紙」

直到2017年,設計師們還是主要在用紙和筆進行頭腦風暴,而近兩年各種新鮮而優秀的思維導圖、白板等工具層出不窮,或許也是靈感筆記/設計思維這一垂直賽道,比設計工具發展得更為迅速的原因。

Sketch的突圍對於平面設計領域來說已經可以稱之為開創性的。它以一己之力將UI設計師這一崗位從互聯網公司設計師中精確和提煉了出來。而也正是在Sketch的時代,國內設計協作市場終於初見萌芽,比如藍湖作為Sketch設計稿標註工具的形態,為越來越多UI設計師所熟知。

對了對抗Sketch的衝擊,Adobe於2016年推出了XD產品,可以理解為輕量級Sketch。

同樣在2016年,以雲端體驗完全「篡改」了UI設計師們生產方式和職業習慣的Figma,就再次達成超越Adobe平面設計雙子星的壯舉,在專業熱度上躍升至第二:Figma集Adobe XD和Sketch優勢於一身,但又摒棄了Adobe XD和Sketch的本地化、流程複雜、功能不全的問題

完整的雲端協作體驗 vs 以本地化軟件為主

首先,Figma最大的文件特點是,雖然其文件同樣可以保存為離線文檔,但在絕大多數場景下會體現為一個簡單的在線URL鏈接。像其他在線文檔一樣,受邀的任何人都可以在文件中查看、編輯和協作,同時,源文件可以很容易地在 Figma 上實現複製,這對於設計行業的開放性來說具有「打破信息差」、「打破技術壁壘」的巨大意義。相比來說,Adobe XD雖然也可以創建離線或在線文件,但二者之間不可互換。例如,如果用戶想從XD上的在線設計文件中創建一個分支,必須創建一個離線文件並手動複製所有內容。

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11月,AdobeXD才上線「協同編輯」的測試功能,其工作方式類似於 Figma主打的實時多人編輯功能。目前兩者之間唯一明顯的區別是,在 Adob​​e XD 上看不到其他設計師在文檔上工作的實時光標,而在Figma上則可以實現。

Figma曾在官網直接向Adobe XD宣戰

開放的資源社區和資產管理 vs 基於Adobe雲的資源管理 

Figma的開源社區可直接從桌面App或Web端應用程序(基於瀏覽器)內訪問,並可以像複製一個word副本一樣簡單地將整個可編輯的設計文檔copy到自己的資源庫中,具有一個非常直觀和開放的專業資源共享環境。同時,Figma自身擁有的品牌資產庫功能也能夠幫助用戶更好地組建、收集和管理這些資源。而在Adobe這一端,目前,作為Adobe旗下面向不同人群的設計工具,無論是Photoshop、Illustrator還是Adobe XD,都缺乏內部的資源社區和資產管理功能,相關內容是通過引入Adobe Creative Cloud的資源庫來完成的。雖然在文件中具有較好的互通性,但就資源與資產體驗來說,還遠遠沒有建立起一個多元化的開放社區。除此之外,Adobe目前的資源生態仍然主要依靠大量第三方素材網站,且大多數優質素材都是付費的,因此才會出現像Eagle這一類專門用於設計素材管理的工具應用,這在社區開放性、資產管理等體驗上,與Figma內部集成的原生社區無法相提並論。

C端免費 vs 為訂閱「全家桶」付費

Figma與Adob​​e Creative Cloud 的另一個主要區別在於價格。Figma對於個人用戶是免費的,免費用戶對於產品功能的使用權限很大,溢價幾乎不會影響個人用戶或小團隊的產品完整性體驗,且教育用戶可以免費獲取高級版本。相較之下,C端價格問題一直是Adobe系列產品的痛點,沒有免費或低價的個人用戶方案造成了盜版肆虐的市場現狀。雖然近年來專註於企服領域的Adobe始終沒有在打擊C端盜版上發力,但伴隨盜版出現的第三方廣告和病毒也直接損害了Adobe的品牌形象。此外,由於盜版用戶無法享受雲端體驗,對於90%的C端用戶來說,很多人即使已經擁有十年以上的PS/AI操作經驗,Adobe所提供的雲應用和跨設備跨平台的資產管理,仍然聊勝於無。

Adobe Creative Cloud 美國區個人用戶定價:54.99USD/月(合計385元/月)

Figma個人用戶免費方案不限制設計文件和協作數量,專業版方案中加入無限歷史版本管理功能

Figma的「信徒」越來越多,在2021年,根據業內權威榜單UXTools的調查,其在UI/UX設計師人群中的受歡迎程度和作為主要生產力工具的佔比,已經超過第二名Sketch的兩倍。

UXTools:主要UI設計工具熱度(2021年)

UXTools:近年來主流UI設計工具佔比

由此,我們不難判斷,Adobe想要將設計領域另外半壁江山收至旗下,填補Adobe在互聯網產品設計領域的「空白」。畢竟,互聯網在未來也一定是持續增長的賽道,其能帶來的增長不可估量。

另一個重要的收購原因,很有可能是Adobe想藉由Figma打開其雲化的市場。

在Figma殺死了上一個時代的設計協作問題之前,基於瀏覽器的雲端生產力工具在輕快敏捷的同時,卻意味着不專業、不安全、極容易因為寬帶問題而丟失文件。而在Figma攬入了一批飽受版本管理之苦的「互聯網信徒」之後,雲原生才切實成為了用戶心目中最安全、實時、高效的生產力形態。

而從成立至今,Adobe使用最廣泛的產品,都是本地化部署的,這與目前全球越來越火的協同概念背道而馳。儘管Adobe此前也推出了creative cloud ,但始終不溫不火,沒有激起水花。

不僅在設計上如此,在視頻剪輯賽道,在國內越來越多的剪輯需求可以通過如位元組旗下剪映或者一些創業公司比如分秒幀等雲化、協同產品完成,Adobe PR產品也正在失去這一市場。

此番收購Figma后,市場或許會弱化Adobe本地部署的標籤,對其協同、雲化的認知進一步增強。

總而言之,Adobe在互聯網產品設計市場被Figma打得節節敗退,好在Figma儘管功能強大、口碑極好,但終究是個創業公司。對Adobe來說,打不過,就收購,或許是在防禦階段的不錯選擇。

02 Adobe估價下跌的原因:獨立?融合?

Figma風靡全球,Adobe又是設計領域當之無愧的大廠,甚至一度是SaaS領域市值最高的公司,為什麼二級市場不買賬?

Adobe的股價周四(美東時間)收盤下跌近17%;截至周四,Adobe股價今年下跌了約 45%。好在,股價低迷的不止Adobe一家,Snowflake、Atlassian和Cloudflare這三隻收入倍數最高的雲股票今年分別暴跌了 41%、33% 和 51%。據悉,截至周四,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了約 26%,總體遠期市盈率已從 2021 年 2 月的約 25 倍降至略高於收入的 9 倍。

對於 Adob​​e 而言,Figma 標誌着該公司在其 40 年歷史上的最大一筆收購。它之前最大的一筆交易發生在 2018 年,當時 Adob ​​e以 47.5 億美元收購了營銷軟件供應商Marketo 。在此之前,最大的是 2005 年以 34 億美元收購的 Macromedia。

雖然頂峰時Adobe市值超過2000億美元,但Adobe的收入一直不算離譜:Adobe 報告第三財季凈收入為 11.4 億美元,收入為 44.3 億美元,同比增長 13%。它還發佈了低於華爾街預期的第四季度收入指引,理由是美元上漲帶來的外匯挑戰。

因此,有分析師指出,這筆交易的規模可能要求Adobe大舉借債,截至9月2日,Adobe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38.7億美元。

在股價、市場皆不理想時,亦如此大額的現金(一百億美元)去進行交易,幾乎要花掉2/3年賺的收入。投資者自然會感受到壓力。

但不能忽視的是,在股市甚至整個大的經濟環境低迷之時,正是大廠招兵買馬的好機遇。36氪曾在以往的文章中分析過相關結論。Adobe數字媒體業務總裁David Wadhwani同樣表示,股市的低迷讓科技初創公司更難以他們想要的估值上市,這有助於促成這筆交易,「我認為這樣的時刻創造了其他時候不存在的機會,」他在接受採訪時說。

不過,市場的不買賬不僅僅是在於短期內的「價格」,更在於對於交易后雙方產品磨合的擔憂

首先,從使用者角度來說,Figma的價格更優惠,甚至會對很多人群開放免費的pro版本;但Adobe基本從未出現過免費的版本。大批使用者擔心在收購后,Figma的收費是否也會向Adobe看齊。

其次,Adobe的收購,到底是會讓Figma更好,還是變差,目前不得而知。畢竟Adobe旗下有直接和Figma類似的產品Adobe XD,後者是Adobe的親兒子。有一部分人認為,Adobe或許會削弱甚至模仿Figma的能力,以擴充Adobe XD的勢力。

儘管Adobe聲稱會讓Figma獨立運營,但是Figma CEO依舊還是需要向Adobe數字媒體業務總裁David Wadhwani彙報,那麼其獨立性和融合性的平衡,到底如何把控?

最後,更長遠來看,Adobe作為巨無霸,多年來處於強勢地位,近幾年Figma、Canva等獨立設計工具的興起,形成了「一超多強」的格局,起到了對Adobe的制衡作用。現在Figma被Adobe收購了,下一個有可能是為Photoshop和Illustrator擴充用戶畫像的Canva嗎?那設計賽道是否又會重新回到一家獨大的格局?

當然,此刻的擔心或許略顯多餘,融合和獨立的平衡,還需要交給時間來給出答案。

03 國內設計賽道:追隨者眾

百倍估值、百億美金的獨角獸,足夠引起全球範圍內風投機構和創業者的瘋狂。那麼國內有哪些跟figma類似的廠商呢?

36氪曾對國內PLG賽道進行系統性梳理,以Figma為代表的設計協同類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類。

在國內,設計協同賽道大多對標美國的Figma;國內公司樂於對標的另一家設計協同公司是Canva,創建於2013年,目前用戶遍布全球,月活躍用戶超3000萬。

36氪據公開資料整理

由於在設計師群里,Adobe一向口碑一般,因此此番收購Figma,有可能會讓一批國內設計師轉而選擇國內替代品。這給國內的廠商以機會:

藍湖自稱為中國版Figma,C+輪融資高達10億元,率先進入獨角獸賽道;即時科技一年密集融到B輪,今年6月完成數千萬美元融資;要做中國版「Adobe」的萬興科技布局Pixso併購墨刀。

除了資本看好之外,客觀因素是,設計師佔比和權重的上升,讓設計協同平台成為剛需。

36氪據公開資料整理

36氪據公開資料整理

不過,國內使用者的付費習慣與北美相去甚遠,這就導致國內的設計相關軟件商業化一直處於弱勢地位。

北美的企服軟件,多是集成性質的——每一個小的工具、應用都有自己的功能和在專業工作流中聚焦的一環,當下主流生產力工具的共同特點是具有比上一個時代更好的協作和集成性,就像一張思維導圖中的一個文字塊,它的四周都有可以快速鏈接到其他文字塊上的節點。使用者想要體驗任何新產品,都能夠把它恰如其分地遷移或嵌入到工作流中,而不妨礙其他環節的運轉。

而國內更喜歡做一體化的產品——就像Adobe的「巨石陣」一樣,企業客戶在很多生產環節的工作流往往只對接一個企服廠商,該廠商的多個產品可以解決不同的需求。這也就導致了新產品的存在感會更稀薄、更難出頭,因為在國內不需要外部集成、重視內部模塊化集成的生態下,用戶體驗新產品的遷移成本往往是不可接受的。

此外,龐大的產品體系和越來越明顯的toB化打法會削弱國內軟件廠商的C端裂變動力。由於國內應用在打擊盜版、防某寶低價訂閱等措施上做得更好,因此C端用戶要麼是被處處受限的免費版本功能和高昂的訂閱價格勸退,要麼就是根本沒有一個能夠體驗到類似產品的契機。相比海外協作領域的生態,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國內應用的用戶規模與估值。

以上兩點現象導致了,尤其在設計、協同領域,北美的B端C端邊界模糊,而中國的軟件更多還是要toB、to公司、to決策者,進而使得中國的PLG模式進展緩慢。

雖然國內設計協作領域一直在PLG模式上走在較為前沿的位置,幾家主要廠商對個人用戶和小型團隊都予以了免費友好的承諾,但以上所述的國內主流商業生態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住了C端用戶的工作流想象力,這恐怕也會是PLG模式接下來在國內市場「破壁」的關鍵。

藍湖旗下MasterGo定價方案

即時設計定價方案

另一方面,據稱,目前國內這一賽道頭部公司藍湖,營收並不樂觀,微博上有消息表示,藍湖在近期裁員,其裁員比例或在40%。

同時,某資深設計師告訴36氪,國內的原型設計工具「目前都是在致敬和追隨Figma的腳步」,因此功能大同小異,「比的就是實時動態設計的細節和社區開放程度(即素材生態豐富度)」。據了解,後起之秀即時設計在社區方面做得很好,不過,藍湖畢竟是從Sketch時代就出現的公司,因此有先發優勢,在國內,很多前端開發供應商會在溝通對接中詢問和要求設計師「能不能把設計稿導出到藍湖上」。

那麼,國內的這些設計相關公司,是否有可能被大廠收購呢?由於國內沒有垂直賽道的大廠,因此我們可以將目標縮小至位元組、騰訊、阿里、百度。此前,阿里和位元組都已經在設計賽道發力:阿里在2016年已經推出了中文區最大的矢量圖標平台iconfont,其服務自有商家生態的智能設計平台鹿班也一直廣受關注。又如,發力較晚的位元組目前也已經上線了巨量引擎旗下的智能建站等相關設計布局,於2020年推出免費圖標資源庫iconpark,進一步將內部設計開發資源公益化。而其中,位元組投資、收購了更多協同、PLG邏輯的產品,比如投資石墨、收購幕布等;協同類產品也更符合位元組旗下tob產品飛書的產品調性。

儘管長期以來,國內的PLG模式並不友好,好在已經稍有���色,隨着更多年輕人成為團隊管理者,越來越多的軟件工具能夠以較為低價的形式切入市場。未來,中國也有可能長出自己創新、獨特的設計類、協同類、辦公類工具產品。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dob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