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重新定義知識

.. 什麼是知識?如果放在許多年前,人們會普遍覺得,知識是出現在「課本里」與「課堂上」的硬核智慧。有些人不免會覺得,知識是枯燥的,是靜態的,是需要沉下心來學習的。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一些改變。在快手的定義里,知識正在變得無處不在。而且這種「知識」是動態的,有着更強的實用性,存在於每個人的生活里。

今年4月23日讀書日,快手新知以「我在快手讀人間」為主題發起互動活動,多位創作者們上陣在快手記錄生活沉澱智慧。眾多用戶跟進學習知識,這是當下快手生態內泛化的知識學習氛圍。

此後,在4月28日,快手繼續發佈6大新知關鍵詞和《2022快手泛知識內容生態報告》(以下簡稱快手泛知識報告),重新定義知識的內涵與外延。

據報告,過去一年,平均每3位快手用戶,就有一位看過快手新知播(快手去年���出的泛知識直播IP)。2021年,整個快手泛知識內容播放量同比增幅58.11%。泛知識直播的開播場次更是高達3300萬+。這些數據說明,過去一年,快手泛知識內容生態無論是供給還是消費都在快速上升。泛知識內容正在成為平台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就提出了一個全新的問題,短視頻到底是如何讓人們重新認識知識的?

01快手泛知識的周年答卷

在快手泛知識報告中,快手提出了幾個有趣的觀點,它將知識的應用重新劃分進多種場景。

例如在「人生大課題、快手有答案」模塊中,快手就提出了愛情與婚姻、投資與理財、育兒有妙招、職場技能包等關鍵詞彙,其所對應的正是一個人人生當中最關鍵的幾件大事——即婚姻、財富、育兒、事業等,不管是來自天南地北,不同職業、不同身份的人,都無一例外的將面對這些「人生課題」。 

因此,在這些必答題的「解題」過程中,就不免「求教」,向有經驗的前輩學習「知識」。

又比如,「生活小問題、快手有妙招」模塊中,快手又提出了幾種場景——想做一道好菜時、手機/電器壞了時、要買房裝修買車時,這些人生里或早或晚總要上的課,快手上依舊會有過來人給出出自個人經驗的解答。

正是對應着以上場景,現如今快手泛知識創作者生態正在全面開花。以法律領域為例,目前,包括@朝陽律師、@征地拆遷馬丹鳳律師、@刑事辯護閆軍律師、@邱楚涵律師、@楊昀龍律師在內的多位律師,在快手合計擁有粉絲超過1300萬。據分享,@征地拆遷馬丹鳳律師提供法律服務超過5萬人。在快手法律單月的案源價值可達100萬元。

藍領群體同樣在快手尤為活躍。據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發佈的報告,快手平台共帶動就業機會總量為3463萬個,其中直接帶動的就業機會共2000萬個。@劉超人力-超哥,在快手有着67萬粉絲,直播帶崗一年多,已為5000多人成功找到工作。有着123.6萬粉絲的@鉚焊小馬,讓鉚焊公認學會真正有用的技術,提升人們的職業技能。

知識的力量,有時完全超乎人們的想象。

有人憑藉街邊小吃商業菜譜研發能力,先後在快手課堂創建115門付費課程。比如@閆媽媽街邊小吃,其2022年1月22日的一場專場售賣達到了189萬元。

@紫檀博物館由唐僧的扮演者遲重瑞任副館長,入駐快手僅3個月,漲粉50萬,GMV達200多萬。還有@王鵬鋼琴,在快手課堂上的多門課程好評率達100%。一份《即興伴奏教學》,可以售出28萬元。

快手知識生態,讓天南海北的人們擁抱了更多可能性。

02人人智者的時代來臨

更有意思的是,快手泛知識周年答卷背後,體現出了一個更為有趣的現象,既現如今人人都有可能成為別人的老師,你習以為常的常識,或許就是他人需要的新知。

首先,我們需要明確的是,知識的邊界究竟在哪裡?

1988年,著名理論學家羅素·艾可夫曾經提出過一個理論,即知識金字塔。他將知識類型從金字塔由上至下分為智慧、知識、信息與數據。當然,這四者之間的關聯與界定並沒有明確定義。但業內普遍認為,艾可夫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思路,那就是將知識的層級劃分了出來。

而後又有專家學者就這一層級劃分進行了闡述,重新驗證究竟什麼才是知識。有人認為,信息就是結構化的數據,而知識則是可以付諸行動的信息。總之,他們試圖通過理論研究去證實這些層級的關係。 

時間來到許多年後,一種現實社會的大眾實驗,正在重新論證這種觀點。

例如,短視頻消費的興起,極大的打破了傳統知識傳播的金字塔結構。即從金字塔尖向下傳導的模式,轉向了網狀節點傳播模式,那麼在這種模式下,人人皆可以是智者。 

在快手,大量的例子正在證明這種知識傳播結構的改變。

瑞芬(識字),是一個專門教人識字的創作者,她的學員多數還是成年人。2021年3月15日開始,這個賬號突然出現在一些人的生活里,到現在已經有近30萬粉絲。

直播中的@瑞芬(識字)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全國有超3700萬文盲,其中女性佔比65%,30歲以上人口佔比73% ,主要分佈在偏遠農村。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下地干農活,農忙的時候根本沒時間像學生一樣上課,並且由於人員較分散,也很難集中在一個課堂上。

但現在,瑞芬(識字)讓這些人齊聚一堂。這個賬號的運營者李瑞芬今年35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現在她還成了不少人的專屬老師,教完拼音教識字,教完讀數教算術。

還有一批人,白天打工,晚上就利用短視頻學習知識,就為了尋找一技之長,將來能幫助他們討生計。

設計師祝哥就是這些人的老師之一。每晚8點,他都會教人們做設計。電腦顯示屏幕上是一張張精美的設計圖紙。直播的另一頭,是一群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身份的學生,有寶媽、工地小工、失業的中年人。不過祝哥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老師,他是一個有個16年全屋定製設計師經驗的行業老手,他教的其實也是自己的過往經驗。2017年起,祝哥就已經在快手開啟了直播教學,僅CAD相關課程學員就達到了2000人。

直播中的@設計師祝哥——教你學設計

在快手,除了高校學者,現實生活里的實用專家、行業裏手,越來越多人正在成為「知識」的產出方,一些人的職業經驗對另一波人來說或許就是寶貴的新知。

可以說,短視頻強大的用戶觸達力讓今天所有人的智慧都可以在網絡里真正的流動起來。

03知識是如何在短視頻平台下探的

從快手泛知識生態報告中可以看出,當知識的外延和覆蓋面被不斷擴大,最直觀的好處就是,知識傳播的受益者開始向更加塔基的人群下探了。這一點在農業生產領域體現的尤為明顯。

每天晚上8點,忙完了一天的耕作,來自甘肅的劉曉會一直蹲守在快手直播前,聽三農領域創作者講「果樹的除蟲知識」。對劉曉而言,雖然他不認識字,但直播講解看的清晰,聽的清楚,對於他護理自家的果園,有極大的幫助。

劉曉也不太理解什麼是知識,在他看來,有用的就是知識。

楊文卓也有相似的經歷,過去兩年間,楊文卓一直在快手跟着快手主播江蘇小蘋果、農業經理人陳厚武學習農業相關知識。

楊文卓聽直播記筆記

陳厚武自己也經營着13畝蘋果果園,不同的是,陳厚武有着本科學歷,是個典型的農業經理人。他同時還在給十幾個小型農場做技術指導,同時,每天在快手給幾十萬人講農業知識。

對於許多農人來說,在快手,流動的知識讓這些人嘗到農作致富的甜頭。三年前,楊文卓的果園收入還只有三千元,到2020年時,她已經賣到了三萬元。

2018年後,以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平台,成為了科普的新陣地。

甚至,因為收穫了這些「新知識」,許多人的生活都發生了改變。

自打在快手更新內容后,復旦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沈奕斐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私信和評論。大意是說,因為看了沈奕斐講解的視頻,有人挽回了一段關係,因為通過轉換視角看待問題,有人重建起親密關係,有的則緩和了和原生家庭的矛盾。

東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付鵬在快手也有賬號,叫付鵬的財經世界。因為語言接地氣,表達方式直接且幽默,許多人年輕人特別願意聽付鵬講經濟知識,他們會點評說,「付總一語點醒夢中人」,用簡單的視角就把經濟學知識學了。 

執業11年的律師楊朝陽,短視頻平台上日常更新實用主題——「律師給未婚女孩的九大建議」「七夕發的紅包分手后能要回來嗎」「生活中哪些行為構成犯罪」,作為快手網紅博主,切實幫助到了不少需要普法的人,提升了不少人的法律素養。

最近陽台種菜話題火了,有人打開快手一看,小白菜、綠豆芽、香菜,複雜的種植技巧被快手用戶娓娓道來。上手就能種,解決了一眾網友的綠葉菜危機。不知不覺間,人們被這種知識影響,也真切的提升了生活質量。

正如快手在報告中所提及的,知識供給的多元化,使得受眾群體進一步實現擴散,形成了更大程度上的知識普惠。

從這一點上看,被快手重新定義的知識,也正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人們的生活。

當知識開始越來越「有用」,相信在不遠的將來,學習知識的人群還會進一步擴大,知識也會更加高效的在群體間傳遞。屆時,知識也必將帶給社會大眾更高層面的深遠影響。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教學錦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